-

“咕嘟——”

於嫻嫻在睡夢中嚥了一下口水,忍不住憨笑了幾聲。

她跟龍卿結婚了。她著一襲白紗,看著龍卿緩緩給她戴上了婚戒,在親朋好友的見證下許下了相守一生的美好誓言,然後牽手步入洞房……

新婚夫婦的夜晚令人既期待又緊張。

於嫻嫻夢到龍卿正在吻她,窗外明月皎潔,窗內氣氛正濃……這時候,一陣不和諧的聲音把她吵醒。

“師叔,師叔快醒醒,師尊要出關了!”

於嫻嫻感覺自己被人推搡了幾下,熱吻的美夢消失了,她一個翻身從床上滾下來,摔出沉悶的聲響——“唔”。

睜開眼,是一個紮著雙髮髻的可愛女孩在叫她:“師叔快起來吧,大家都在正廳準備好了,獨缺你一個,要是再晚點……”

對方急促的聲音傳入於嫻嫻的耳朵裡攪和成一團漿糊,於嫻嫻感覺自己頭暈難忍,下意識扶著床邊坐了起來:“這是哪兒?你是誰?發生了什麼?”懵逼三連。

綠腰把嘴巴張成一個“o”字形,瞪眼瞧著她:“昨晚才喝了二兩蘇合香您就不認識了我?這裡是九霄閣,我是丫鬟綠腰,您是九霄閣最年輕、最具天賦的測運天師、師尊唯一關門弟子於嫻嫻,想起來了嗎?”

綠腰一邊說,一邊快速地把衣服往於嫻嫻的頭上套,於嫻嫻壓根冇想明白,就被綠腰按到梳妝檯前開始梳妝。

綠腰自稱丫鬟,卻壓根冇有丫鬟的樣子,像個小老太太一樣唸叨於嫻嫻:“師尊出關乃是舉國盛事,待在觀內訓誡眾弟子完畢,還要立刻入宮。現在宮裡的馬車都在門口等著呢,這時辰可耽誤不得!”

說著,綠腰已經給於嫻嫻梳順了頭髮,正在挽髮髻。

而於嫻嫻望著銅鏡裡的這張臉,內心正在劇烈震動中——不是吧不是吧?我這是穿越了嗎?

雖然我狗血故事看得多,但是不代表我就受得狗血劇情降臨的自己身上啊!!

不對不對,一定是在做夢!

於嫻嫻耷拉著眼皮,正要逃避現實般重新睡去,隻感覺腦門頂一陣痛——“哎呦!”

綠腰正在挽髮髻的手嚇得一抖,連忙鬆開:“盤發的時候您怎麼能低頭呢,扯到了頭皮吧?”

她連忙翻開於嫻嫻的頭髮去檢查。

而於嫻嫻則因這一陣痛感,三魂七魄都歸位了——淦,好像真的穿越了……

那龍卿呢?老孃又帥又富又可愛的新郎官呢??

我那親愛的爸爸媽媽公公婆婆呢???

我家那兩隻蠢貓呢???

我努力奮鬥買的豪宅跑車呢???

全都冇了???

於嫻嫻慌得一比,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然而強大如她,前一天還在經曆婚禮,後一天就穿到莫名其妙的地方,恐怕也是難以承受的。

隻是冇有時間讓她細想,窗外忽然傳來三聲沉悠的鐘聲:“咚——咚——咚——!”

飛鳥被驚起一片,悉悉索索從窗外掠過。

於嫻嫻的目光這才往外看了一眼,竟是滿眼驚豔——這窗外竟是青峰連綿,雲霧繚繞於山腰之間,有晨光從厚厚的雲層中探出光線,一縷一縷直射而下,美不勝收!

不等她驚歎,綠腰已經飛快拉起她:“糟了!敲鐘了!快跑!”

說罷也來不及再插髮簪,隻能把於嫻嫻從門口往外一推:“在前殿,快跑!”

於嫻嫻被這一推,下意識往前跑,腳步飛快,把腳下的木質迴廊踩出“支呀”的叫聲。晨光毫不吝嗇地愛撫大地每一個角落,也把於嫻嫻飛起的髮絲鍍上一層暖黃。天師寬大的白色長衫被風掀起,在這青翠的山間劃出極致靈動的一筆。

龍卿方一出關,便望見了這驚豔的一抹身影。

身後有弟子緩緩催道:“師尊,眾弟子已在前殿齊侯。”

龍卿卻收回了本欲邁出的腳步,把目光轉向雲層之間,隨手從房簷下探出的桃木上折了一支,說:“朝升雲動,天地復甦,可緩緩歸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