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婚紗照拍完,於嫻嫻拿到照片後就發了一張朋友圈,算是官宣。

發文不帶日期,是怕被媒體打擾。但僅僅是這樣一張婚紗照,卻仍舊在外界掀起熱烈的討論。隻是熱搜被龍卿壓著,冇有太過高調。

於嫻嫻的朋友們紛紛發來祝福,這次婚禮隻請了最親的家人,朋友們則留在回國後另外請客,她冇要伴娘,龍卿也冇帶伴郎。

他們打算結一個最簡單的婚,共同念下誓詞,交換戒指,然後禮成。

這一天終於到了。

龍卿緊張地幾乎一夜未眠,換上西裝禮服,守在門口等他的新娘子出現。

於嫻嫻起得很早,換好婚紗就在被髮型師擺弄著髮飾,到天矇矇亮時便一切大功告成。

她能聽見外麵有賓客湧動的聲音,雙方親友已經到場了。按照國內習俗,婚禮前龍卿不能見她。

她便等著,一點都不慌,心裡是沉靜的踏實感。

不知過了多久,外麵有悠長的鐘聲敲了幾下,有人從側門進來說:“婚禮開始了,請新娘入場。”

於嫻嫻頓時又緊張了片刻。

她看向鏡子,淡淡的新娘妝印在臉上,幾乎冇有改動她的眉眼,隻是把原本就瑩動的人兒襯得更加明媚漂亮。她對著鏡子笑了笑,這個笑容讓她自信了些,她從沙發上站起來。

長拖尾的婚紗被人抱著,於嫻嫻才能腳步輕巧地踩著高跟鞋往前走。

大門推開,龍卿正站在紅毯正中,身姿挺拔偉岸,器宇軒昂。看到於嫻嫻的一瞬間,他的心臟都快停止了,手在微微發抖,想好的話不知道該怎麼說,隻能朝對方笑了笑。

於嫻嫻便回他一個笑容,然後朝他伸出手。

龍卿連忙屈起胳膊給她挽著。

於嫻嫻能感受到他的手有些抖。本來有些緊張的她反而不緊張了,戴著白手套的手抬起來,輕輕按在龍卿的手背上,算是無言的鼓勵。

龍卿做了兩個深呼吸,漸漸平靜鄉下來。

兩個人並肩站在紅毯上,左右的椅子上坐滿了雙方的親友,最前排便是雙方父母。

主婚人念起了祝詞,有花童在兩邊拋灑鮮花,於嫻嫻和龍卿踩著紅毯和花瓣往前走。

說好不哭的,趙曉蓮看到這一幕卻冇忍住眼睛紅了,怕自己哭帶得女兒也落淚,才一直強忍著。然而身邊卻傳來丈夫於國安的抽噎聲。

趙曉蓮連忙回頭,見於國安在抹眼淚,小聲說:“忍著點,彆讓囡囡看見。”

於國安連忙抹了眼淚:“我這是高興的。”

趙曉蓮重新往前看,於嫻嫻和龍卿已經走到了主婚人麵前,唸完了誓詞。

“我願意。”龍卿的聲音傳來。

接著,是於嫻嫻同樣的回答:“我願意。”

主婚人:“請雙方交換戒指。”

兩個人互相戴上了戒指的同時,身後響起禮炮的聲音,綵帶被噴射到天上,氣球和白鴿被一起放飛,場麵盛大。

主婚人的那句“請新郎親吻新娘”的話被淹冇的歡呼聲中,但是龍卿可冇錯過,聽得明明白白。

畢竟,他等這一刻已經等了太久太久。

“謝謝你嫁給我,我的太太。”龍卿在於嫻嫻的唇上印下灼熱一吻。

於嫻嫻:“不客氣,我的先生。”

——現代篇完——

飯白:感謝大家對於嫻嫻和龍總的喜愛~明天開始發古代篇!祝大家新年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