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婚禮要在主宅辦,禮堂已經佈置好了,過完年再冇多久就要辦婚禮,於嫻嫻必須要去現場看看。

年初二一大早,於嫻嫻便拎著行李跟龍卿一家坐上了回主宅的專機。於國安和趙曉蓮則要回老家跟親戚們走動,晚些再去。

龍家的主宅於嫻嫻很早的時候去過一次,匆匆取了檔案就走,腦子裡隻有奢華大氣的印象,今天纔有機會仔細檢視。

宅子的雄偉自不必多言,從進門開始,遇上的傭人便主動跟於嫻嫻打招呼,稱呼她為“太太”,搞得於嫻嫻非常不好意思。

進了門,豪宅的裝飾不必多言,處處布著女主人的巧思和審美,奢華中不乏雅緻。房間多得像迷宮,要不是龍卿帶著,於嫻嫻在裡麵繞兩圈就會迷路。

於嫻嫻說:“我想看你的房間。”

龍卿便帶她坐電梯上了三樓。

於嫻嫻曾來過三樓的書房,還不曾見過龍卿的臥室。當年來拿檔案的時候她就幻想,霸道龍總的臥室會不會像傳說中那樣除了黑就是白,極簡主義,處處昂貴。

然而實際上,內部卻被佈置得很溫馨。雖然房間整潔乾淨,一塵不染,但保留著主人的許多生活痕跡。比如隨便拿起的一個小物品都是龍卿愛用的品牌,以及玻璃櫃裡還擺著他幼年時玩過的許多玩具模型。

於嫻嫻處處好奇,看了又看,然後指著龍卿的窗簾和床單說:“居然是暖藍色,還以為會是黑白灰。”

龍卿笑了笑:“黑白灰看久了心情會不好,心理醫生說工作壓力大的時候可以變更室內裝飾,換成暖色或者淺色。”

於嫻嫻惡趣味地說:“那到春天的時候你會換上粉紅色嗎?”

龍卿:“如果我的太太會喜歡的話。”

於嫻嫻頓時有點臉紅。

龍卿:“這裡馬上就會變成我們的婚房,到時候應該會鋪上大紅色吧?你喜歡粉紅的也可以。”

於嫻嫻看了看那張床,越看越覺得尷尬,連忙說:“阿姨叫我,我下樓去了!”

龍卿搖搖頭,隔著三層樓板,她怎麼聽到彆人叫她?就會找藉口開溜。

不過,馬上婚期就要到了……真希望時間快點,再快點。

李淑芬帶於嫻嫻去看了禮堂,於嫻嫻才明白為什麼婚禮現場要提前這麼久佈置,原來整個禮堂都被重新修繕了,做的都是硬工程。

果然於嫻嫻就不能相信龍卿說的“一切從簡”。

婚慶公司的負責人是外國人,但中文很好,跟於嫻嫻對了一下流程。看起來流程是簡化了不少,冇讓新娘子太勞累。

冇多久,主婚紗也完工了,夏誌正好要送於嫻嫻的父母過來,便從國內把婚紗也帶上了。

婚前將近,龍卿的工作暫時交給夏誌接管,於嫻嫻的則交給了伍月。兩位助理都在主宅附近住,有不懂的纔會來打擾他們。

婚禮上的事有李淑芬操心,於嫻嫻難得清閒,剩下幾天唯一要做的就是拍婚紗照。外請的攝影助理李淑芬不放心,還是讓用慣了的夏誌和伍月一起過來幫忙。

見過的風景太多,於嫻嫻反而覺得在家裡就挺好。龍卿家的花園足夠大,有山有水,

四處皆景。

於是婚紗照就在自家後花園裡拍了,反正男帥女美,就是蹲在馬路牙子上拍也能出效果。

拍累了,於嫻嫻捧著裙子隨便坐在一個長椅上,伍月幫她摘掉裙襬上沾著的草葉。

於嫻嫻左右看了看,覺得很有趣地說:“你們看這椅子的造型,是不是很像我們國內市民中心公園的椅子啊?居然還帶創文明的小標語呢!”

伍月驚奇地瞧了瞧:“還真是!”

欲蓋彌彰的龍卿:“咳,是嗎……我看不像。”

知道真相的夏誌:“……”噗,真的好想笑出聲但是我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