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貼春聯的漿糊也是用的土辦法,由趙曉蓮拿麪粉熬了一小鍋糊糊。在這棟奢華高檔的現代化建築上,黏糊糊的紅紙被貼上去,卻絲毫不讓人覺得被破壞了美感。

龍卿:“我們家從來冇有這樣過過年。”

於嫻嫻:“會不會很土?”

“不,我很喜歡。”龍卿把最後一張福字貼完,發現手指頭都被染上了紅色,便故作不知,抬手捧著於嫻嫻的臉溫柔婆娑。

很快,於嫻嫻的臉上就多了兩坨人工高原紅。

於嫻嫻渾然不覺,捧起漿糊碗說:“回去洗一洗,還要幫媽媽包餃子,過年可真忙呀。”

龍卿偷笑著跟在她身後。

餃子餡兒是於國安早就準備好的。他雖然廚藝不錯,但論做點心的巧手,遠遠不及趙曉蓮。

往年於嫻嫻家都是爸爸和麪擀皮兒,媽媽負責包,今年多了李淑芬和龍傲天兩個人,情況就變得非常慘烈。

於嫻嫻和龍卿隻是出去貼了幾張福字,也不知道這屋裡是發生了什麼——龍傲天滿臉的麪粉,一副剛剛跟餃子皮狠狠打過架的樣子。

李淑芬也好不到哪去,胳膊上蹭了不少麪粉,捏出來的餃子——姑且勉強稱之為餃子吧——歪歪扭扭的躺在篦子上,姿態妖嬈奔放,各有想法。

趙曉蓮的手很巧,但是在包餃子的過程中不小心打翻了盛餃子餡兒的盤子,滿滿一盤好餡料都臉朝下掉地上了。

九胖可冇放過機會,直接一屁股坐在餃子餡兒上,連挽救的機會都不給。

於是本來負責擀皮的於國安隻能連忙重新去做一份餡料,正在廚房揮舞砍刀把菜板子剁得“哢哢”響。

而趙曉蓮則去洗貓了。

於嫻嫻顫顫巍巍地問:“……要不要幫忙?”

龍傲天像看到救星似的:“囡囡快來,這餃子皮到底怎麼擀的?”

於嫻嫻忙說:“我來擀皮兒吧。”

龍傲天非說:“不行,我今天一定要把它學會!我就不信了……”

於嫻嫻:“……”

最終還是龍卿把礙事的親爹給請走了。

龍傲天換了個崗位,坐在李淑芬旁邊打下手,具體表現為把李淑芬包好的姿態奔放的餃子進行二次加工,好使它們可以整整齊齊坐在篦子上。

於嫻嫻開始擀皮。

她繼承了趙曉蓮的那雙巧手,麪糰放在案板上,單手扶著,另一隻手快速挪動擀麪杖,三兩下就出來一張薄厚適中的完美餃子皮。

龍卿看了半晌,手癢了,要試試。

於嫻嫻把地盤讓給他,傳授了幾句要領,龍卿一副三好學生的模樣,認真聆聽,沉思片刻,擼起袖子開始行動……

兩分鐘後,剛跟餃子皮打了一架的龍卿也被於嫻嫻“請”走了。

夜色漸濃,電視裡開始播放春節聯歡晚會,城市裡禁燃,但依舊有電子炮的聲音此起彼伏地傳來,非常熱鬨。

於嫻嫻掀開鍋蓋,抬頭,遠遠看見龍傲天和龍卿父子倆並排坐在落地窗邊,一來一回地討論著什麼,眉頭微擰,似乎是什麼麻煩的大項目。

她把餃子盛出來,上前喊兩人吃飯,就聽——

龍傲天:“你得以手指為圓心向外標準打圈,餃子皮才能圓……”

龍卿:“你那個方法不行,還是要學囡囡那樣,要用左手按著……”

於嫻嫻:“……”果然是親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