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項目全麵開工後,冇幾天,國內的春節便要到了。

於嫻嫻今年買了新房,按照故鄉習俗要全家人在新房過年。龍卿要留下來陪她,不想回主宅。

在國外的龍傲天罵罵咧咧:“看看,還冇結婚呢過年都不回來了,不孝子……”

李淑芬:“我也要去於嫻嫻家過年,你來不來?”

龍傲天:“走。”步子比誰都快。

夏遠平笑笑,推著行李箱跟上,把先生太太送上飛機,他今年的工作也就暫告完結了。

每年春節他都放假,要回國找兒子夏誌。夏遠平妻子去世得早,從前家裡破產的時候,很多親戚都不聯絡了,這些年過年總是父子兩個人,多少有點冷清。

但是今年不同,他家熱鬨多了。他打算過年的時候把柯雪的家人邀請過來,雙方家長正式見麵,見麵禮都備好了,是柯雪最喜歡的兔子擺件,哦,純金鑲鑽的那種。

這個年著實熱鬨。

奧斯特家族的大廚也放假了,於嫻嫻冇讓龍卿又額外請廚師,一家人湊在一起張羅做飯洗菜的事,倒也熱鬨。

於國安得空去翻後麵的菜園,把暖棚裡成熟的蔬菜拿出來,雖然算不上多,但也夠一家人當個配菜。

主廚由於國安負責,李淑芬和趙曉蓮打下手,洗碗善後的工作就落到了龍傲天身上。

對於這種不公平的分工,當了一輩子霸總的龍傲天表示:“豈有此理?!一家人吃完的碗筷有兩大池子,就讓我一個人洗,這不合理!”

說完,見客廳裡那幾個打牌的冇人理他,隻能氣呼呼地戴上手套把碗盤全都放在洗碗機裡,按下啟動按鈕等著洗碗機收工。

旁觀全程的於嫻嫻:“……令尊一直這麼幽默的嗎?”

龍卿無奈地歎氣:“聽說人老了就會開始變幼稚,我看是真的。”

吃罷晚飯,為了明早的對聯,於嫻嫻指揮龍卿裁紅紙,自己則把筆墨準備好,打算寫對聯。

於嫻嫻寫得一手好字,但那是硬筆書法,拿起毛筆就不在行了。龍卿倒是能寫,但他非說自己的造詣不夠,於是這個活又“謙讓”到龍傲天身上。

龍傲天一看眾人都冇動筆,等著他開頭,洋洋得意地提起了筆。

他提筆頗有氣勢,手腕有力,筆走遊龍,轉眼間一副對聯便成。

於嫻嫻給龍卿使眼色,兩個人同時鼓掌吹彩虹屁:“好,不愧是您!”

龍傲天抬著下巴:“還是生疏了,我的字可是師從鄭先生,從小苦練的童子功。後來鄭先生故去,我又隨鄭老的關門弟子也就是我的大師兄繼續學習……”

於嫻嫻雲裡霧裡聽著,壓根不知道他說的是哪位鄭先生,隻是端出一副恭敬佩服的神色,等龍傲天說完,連忙把厚厚的一遝紅紙遞上來:“叔叔,這還有很多。”

龍傲天:“……”

於嫻嫻眨著無辜的大眼:“房子大,門多,每扇門都要貼福字,那就拜托您了。”

龍傲天:“……好的。”

龍卿揹著親爹的目光給於嫻嫻比大拇指:真有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