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曉蓮剛陪於國安過完元旦節,從老家回來,在女兒家還冇歇夠腳呢就收到了個活。

此時的她戴上老花鏡,望著手裡這團詭異的紅色毛線:“這是什麼東西?呦,上麵還勾個小櫻桃呢?”

於嫻嫻:“媽……那是草莓。”

趙曉蓮當場笑出聲:“草莓?說它是櫻桃都算客氣了。”

於嫻嫻:“噓——媽你小聲點,彆讓隔壁的聽見了。這是龍卿送我的跨年禮物,平板電腦保護套,你看看還有挽救的辦法嗎?”

她把平板電腦拿出來,套進去給趙曉蓮看。

趙曉蓮是專業勾線老藝術家,打眼一瞧就知道問題出在哪:“外圈的針肯定數錯了,勾多了纔會鬆鬆垮垮,裡麵的圈數又算少了,太緊而且不平整……”

她說著拿起自己的鉤針:“我給你改改。”

“您可彆全拆了,這是龍卿親手做的。”

“知道知道,忙你的去吧。”趙曉蓮揮揮手,又提醒她,“婚禮當天的賓客名單我寫好放那桌上了。”

於嫻嫻連忙去看,薄薄的一張紙,冇幾個名字就見到了頭:“媽,就請這些?”

趙曉蓮一邊快速地改著線一邊說:“你不是說要簡辦?李淑芬說了她那邊就來三十多人,咱們家不能比人家多太多。”

於嫻嫻:“我是怕那些冇到場的親戚有意見。”

趙曉蓮非常霸氣地說:“要是他們有意見,就找我來說,反正煩不到你麵前去。”

這下可把於嫻嫻給樂壞了:“還是親媽靠譜!”

她小嘴兒抹了蜜把趙曉蓮誇了一通,這才匆匆忙忙拿著包去上班了。

到晚上回來的時候,原本形狀詭異的紅色平板外套就模樣大變,四周被趙曉蓮多勾了一圈加固的包邊,竟然還能調解鬆緊。冇對齊的插線口也全都對上了,隻是底部還能看出龍卿歪歪扭扭不平整的針腳基礎。

但這正是於嫻嫻想要的完美樣子,既有龍卿的手法,又有滿滿的母愛。

論今年收到的最棒的禮物,除了戒指就是這個了。

於嫻嫻特彆開心把改良過的平板套裝好,拿給隔壁的龍卿看,龍卿連連稱讚。然後抬起手說:“你看我的手?被勾針紮了好幾次……”

於嫻嫻連忙端起對方的手看:“哪裡?”

龍卿指著已經癒合的地方添油加醋:“這,可疼了。”

於嫻嫻:“……說吧,想要什麼?”

龍卿一臉坦然:“回禮。”

於嫻嫻眨眨眼:“早就準備好了,你等著收吧。”

……

龍卿盼望著盼望著,半個多月過去了,於嫻嫻除了每日加班,沉迷工作,似乎把答應他的回禮忘記了。

眼看女孩子早出晚歸滿身疲憊的樣子,龍卿也不好意思巴巴地找人家要,隻能閉口不提。

終於,到了月底,於嫻嫻負責的旅遊項目前期所有工作敲定,要開工了!

開工那天有剪綵儀式,於嫻嫻作為項目負責人必然要出席,蘇盈是合作方,早就在項目所在地準備好一切,就等於嫻嫻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