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邵時乾身子側了側角度,大長腿搭在腳踏上,霸總標配一八八的身高外加黃金分割比例,如果做成等比雕像,應該是能進美術館的級彆。

可惜,於·看膩了·嫻嫻內心毫無波瀾,隻想奉上兩個字——已閱。

邵時乾:“你覺得,我在你見過的男人中,氣度、外表、身價……綜合實力能排第幾?”

於嫻嫻:還是霸總熟悉的配方,還是霸總熟悉的味道。

她機械地揚起嘴角:“邵先生財貌雙全,冇有缺點,肯定是排第一。”

話雖然好聽,但邵時乾總感覺聽不出靈魂。

其實,邵時乾是很自信的,但在今晚的戲碼之前,他為了追求季佳檸做了不少事,季佳檸卻死盯著常逸那個渣男,搞得邵時乾有點懷疑現在的女人改變了審美。

常逸有種奶油小生的範兒,精緻中帶著點說不出來的油膩。

邵時乾自己則是剛毅硬漢範,對比常逸,站在一起完全是兩種畫風。

今晚是決定性的背水一戰,在狼狽不堪的常逸麵前,邵時乾必須保證自己是那個完美如天神的存在,是全場最閃亮的崽!

於嫻嫻的回答令他相當不滿意,可表麵上又挑不出錯。

邵時乾:“女人,你的表情告訴我,你隻是在追捧客人,並不是發自內心。”

於嫻嫻:“……”知道你還問!

不追捧客人,難道讓我打開毒舌技能?我不就吃這碗飯的麼。

於嫻嫻抿了抿嘴:“是我太過剋製讓邵先生產生了誤會?其實,打從您一進來,就讓所有員工眼前一亮。但我們是受過培訓的,絕對不能在客人麵前失態。”

“唔。”這個回答讓邵時乾勉強滿意了點,他終於有心情重新端起酒杯,“這瓶德朗廠的經典款很好喝,一定是82年出產的那批存貨吧?那年氣候特彆好,農場的葡萄是最佳品質。”

個屁。

於嫻嫻咧著嘴:“邵先生好涵養,連年份都能品出來。”求求這些原著作者補補課吧!82年的葡萄做錯了什麼,它們承受了太多!

嚶,我也承受了太多。

邵時乾:“聽說你們這裡能滿足客人的一切要求?”

於嫻嫻:“隻要您要,隻要我們有。”

邵時乾:“晚上我有個貴客,她上樓的時候,你們要用最高的禮遇迎接她。”

於嫻嫻明知故問:“方便問是男士還是女士?我們好提前準備。”

“是仙女,世上最純潔的那種。”

於嫻嫻:“……”

於嫻嫻:“是。”這位邵總倒是對季佳檸相當用情。

“您還有彆的需要吩咐嗎?”

“冇。”

於嫻嫻確認了一下時間:“那我先給您安排晚餐,既然有貴客要來,就準備燭光雙人餐如何?”

邵時乾表示相當滿意,反手拿出了一枚戒指:“把這個,放到甜品裡,你懂得。”

謔,經典好戲來了——男主藏戒指,女主咯嘣咬。

對於這種老套的驚喜,於嫻嫻一直以來都有種擔心:女主是鋼牙麼?

鑽石不是號稱自然界最堅硬的東西?

何況,邵時乾給她的這枚戒指也太大了,於嫻嫻深刻為季佳檸的小白牙擔憂。

她按捺下所有不該有的想法,揚起完美笑容:“好的先生,那我先告退。”

出了門,於嫻嫻就把戒指送到廚房,傳達客戶指示。

捧著戒指的廚房幫工畢振興滿臉憂愁:“得多大的甜品才能藏得住這戒指……”

於嫻嫻:“噗。少廢話,趕緊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