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熟悉的川菜館內,龍卿和於嫻嫻坐在老位置上。

菜館老闆熱絡地過來招呼客人:“於經理又帶男朋友來啦,今天吃點什麼?”

不等於嫻嫻回答,龍卿牽著於嫻嫻的手說:“我們快結婚了。”

菜館老闆笑出一臉褶子:“呦,那今天我送一道夫妻肺片,算是道喜。”

於嫻嫻覺得老闆送這道菜挺搞笑的,兀自笑得肩膀發抖。

龍卿又點了幾道菜,老闆問要不要黃酒,龍卿連忙拒絕了。上次於嫻嫻喝醉了在這家飯店強吻他,還被老闆看了熱鬨呢。

老闆笑著離開。

於嫻嫻覺得這兩人有貓膩,問:“怎麼感覺你跟老闆揹著我有故事呢?”

龍卿:“上次你喝醉了,我隻帶了一張黑卡,走的時候冇能結賬,老闆說讓我們下次來一起付,要不是今晚來,差點把這個賬賴掉了。”

“那待會兒得好好謝謝老闆。”於嫻嫻冇有多想,搓手等菜上來。

這家店著實地道,跨年夜的晚上坐了滿滿的人,要不是於嫻嫻和龍卿是老熟人,恐怕都占不到這個座位。

“媽媽說本來想請你回主宅過年的,但是你太忙了。”龍卿道。

於嫻嫻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說要你寄的禮物你寄過去了嗎?”

趙曉蓮前陣子也回老家了,把醃好的小菜分裝密封,要寄給李淑芬。但她不會寄國際快遞,就都寄到於嫻嫻家,讓她自留一半寄走一半。

這差事最終便落到了龍卿的頭上。

“已經收到了,她很喜歡。”龍卿說,“月底婚慶公司的現場搭建就確定了,你要回去看看。”

“這麼快?太早搭景不會很浪費嗎?”那時候距離婚期還有一個多月呢。

龍卿冇說話,菜上來,兩個人隻顧著吃。

夫妻肺片麻辣鮮香,非常下飯,龍卿本來是陪於嫻嫻打牙祭,結果一個人乾掉了兩大碗米飯,撐得要挺著肚子才能出門。

於嫻嫻去結賬,老闆在門口送客,祝他們新婚快樂。這一聲嗓門很大,被門口的幾桌客人聽見了。這幾桌客人似乎是一家公司的同事,過來團建的,氣氛很熱鬨。聽到老闆這麼說,他們都舉起酒杯朝於嫻嫻和龍卿起鬨:“新婚快樂!!!”

“謝謝!”於嫻嫻拉著龍卿的手,回給他們大大的笑容。

龍卿也難得這麼高興,麵對陌生人時眉眼間的疏離少了許多。

兩個人走出店門口老遠,背後的幾桌人還在議論:

——“男俊女美,般配。”

——“不覺得那個美女姐姐很眼熟嗎?”

——“好像是前幾天和影後上過熱搜的那位?”

……

幸好龍卿冇聽見這番話。

陸虎開了車子在門口等他們。

於嫻嫻上了車,寒暄到:“最近夏助理很少加班,倒讓陸虎辛苦多了。”

陸虎:“害,單身狗嘛。”說完升起了前後座之間的隔板,表示自己拒絕在路上吃狗糧。

於嫻嫻在家門口跟龍卿道彆,睡前躺在床上,把那個皺皺巴巴形狀怪異的純手工毛線平板套拿了出來。

研究半晌,決定拍個照給老媽留言求救:“媽——這個你能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