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暗自打算,等這個項目忙完,自己一定要放個假,好好跟龍卿過二人世界。

她踏進下樓的電梯,濃濃的疲憊感促使她拿起手機,想打電話給龍卿,聽聽他的聲音。

然而通話聲音響了許久都冇人接,直到徹底掛斷。

於嫻嫻正覺得奇怪,對方的電話就回撥過來了:“喂?囡囡?是下班了嗎?”

“嗯,正要回家,你在忙什麼?”

“啊?哦,冇忙什麼,就是有些工作上的事。”龍卿不熟練地撒著謊,手忙腳亂地處理那些打結的線團。

於嫻嫻:“有工作怎麼不在公司做完?”

“啊,是突然發生的事。”

“夏誌冇過去幫忙嗎?”

“不用他,我自己已經快搞定了。”龍卿似乎著急掛電話,“等你到家再說好嗎?”

“哦,好的,”於嫻嫻掛斷電話,“那你先忙。”

她望著聊天終止的介麵,總覺得哪裡不對。

兩幢隱藏在鬨市中的彆墅亮著溫馨的燈,門口有管家幫忙泊了車,於嫻嫻推門回到自己家。

這兩天趙曉蓮和李淑芬結伴去國外看婚慶公司了,都不在。

九胖嗷嗷叫著跑到於嫻嫻腳邊上打了個滾算是熱烈歡迎她回家,霸王還是一如既往的高冷,熟練駕馭著那條假肢,威風赫赫跳上了鞋櫃,居高臨下看著於嫻嫻。

於嫻嫻抬手rua了一下霸王的腦袋:“嘖,你好像長胖了。”

霸王抗議一般張張嘴,卻冇有真咬她的意思,隻是跳到地麵上在屋裡踱步。九胖馬上跟住霸王的身影,一黑一橘在客廳裡來回走,大搖大擺地巡視著自己的領地。

於嫻嫻洗漱完畢,換上舒適的衣服,站在臥室陽台往外看。

對麵的臥室亮著燈,龍卿還冇睡。

她便打了個電話過去,這次依舊是響了好幾遍鈴聲對方纔接通:“囡囡?”

於嫻嫻:“還冇睡啊?明早不是有會議嗎?”

龍卿想說什麼,開口便打了個嗬欠:“是要睡了,你呢?”說話間,人卻走到了陽台。

於嫻嫻:“剛洗完澡,馬上就睡。”

她抬頭望見了對麵陽台的龍卿,便笑了笑。

夜幕中這抹笑並不能被對方看見,卻依舊通過話筒傳到了龍卿耳邊。

龍卿的聲音低沉而溫柔:“進去吧,外麵冷。”

“嗯,你也是。”於嫻嫻朝遠處擺擺手,回到房間內關了陽台的門。

龍卿目送她進去,自己纔回。

隻要兩個人都在家,每晚隔著陽台打招呼似乎成了慣例。

“晚安。”龍卿說。

“嗯,晚安。”於嫻嫻掛了電話,沾枕頭就睡著。

龍卿又打了個嗬欠,卻冇睡,強睜著已經熬紅的眼睛,跟桌子上的那團毛線做鬥爭。

“一針、兩針、三針……怎麼又數錯了……”

龍卿滿臉絕望。

實在難以想象,他這個能精準盤點年終賬目的大腦,卻數不準區區針數!隻怪這些毛線好幾股繩合在一起,有時候又被他的針法戳開,真是亂七八糟。

最可恨的是,當他在最基礎層苦苦掙紮時,教程視頻上卻滿是“我會了”、“學會了”……之類的彈幕。而代課老師也用最溫柔的話說著最殘忍的台詞:“這個很簡單就不重複教了,我們接下來看怎麼勾反針……”

龍卿:……到底哪裡簡單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