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人洗漱出來,已經過了酒店的自助早餐點。

夏誌已經安排了額外的早飯,一行人吃完也冇耽誤時間,驅車回家。

隻是在家稍歇了半天,閒不住的於嫻嫻就馬不停蹄地去珠朗酒店報道了。龍卿這個盯妻狂魔當然二話不說就跟上。

忙碌的工作日一旦開啟,時間就過得飛快。

於嫻嫻沉迷工作無法自拔,龍卿在工作麵前也隻能屈居二線,想跟於嫻嫻約箇中午飯都得問問先伍月她有冇有檔期。

就混得很慘。

夏誌:“龍總,年終的基金財報已經在做了,這些是……”

正在努力彙報工作的夏誌終於成功把龍卿的注意力從於嫻嫻那邊吸引到自己這裡來。

龍卿定睛看螢幕,卻瞧見夏誌的好幾個手指頭都纏上了醫用膠帶,問:“你手怎麼了?”

“這個?這是愛的勳章。”夏誌咧起嘴,一副很以為榮的樣子。

龍卿一臉不可思議:“你們談戀愛還用刑?”

夏誌:“……”您這是什麼腦迴路?!

見左右冇人,夏誌從隨身帶著的公文包裡拿出一團鼓鼓囊囊的東西,打開給龍卿看:“這是我給我女朋友準備的新年禮物,親手勾的毛線小兔子一隻!”

龍卿擰眉把那個歪扭七八的東西拿在手裡:“你告訴我這是兔子?”

夏誌:“咳……新手,難免。這是第一個實驗品,第二個今晚就能勾好,絕對比這個靠譜。哎,都怪女朋友太可愛,喜歡小兔子。畢竟是要送給她的第一份禮物,我也想表達誠意。而且柯雪送給我一對毛線織的手套呢……”

聽到最後一句話,龍卿眼裡的嫉妒都快化成實質了,嘀咕了一句:“幼稚。”

夏誌聖誕節收到那副手套的時候,可是狠狠在公司炫耀了一通。柯雪手很巧,勾了一對墨綠色的毛線手套,上麵還勾了聖誕老人的紅帽子和白色的雪花,真是可愛極了。

最最最令人牙酸的是,手套裡側有兩個人姓名的縮寫,中間還有一顆愛心。

龍卿:就很嫉妒!我女朋友那麼忙,怎麼好意思開口要她給我織……

夏誌纔不管龍卿怎麼說,隻顧著憨笑:“織毛線還挺有意思的,我打算以後每年給柯雪勾一個造型不一樣的小兔子!龍總,您還冇給於經理準備跨年禮物吧?”

龍卿:“冇。”

夏誌:“我剛看偶像劇學到一招,要是您不知道送什麼,就隨便挑個島送給於經理,哦,最好能用她的名字命名……”

龍卿一想到於嫻嫻因為繼承家產得到的工作量,就擰眉:“什麼餿主意……行了,說工作。”

夏誌馬上發揮專業度迴歸正題,滔滔不絕地說起來。倒是龍卿開始走神,什麼都聽不進去了。

好不容易捱到下班,龍卿踱步到隔壁於嫻嫻的辦公室門口,望眼欲穿。

門口的秘書們都很緊張,想幫龍卿叫於經理出來,龍卿又不讓。

冇多久,龍卿留了句話就先走了。

當天晚上,於嫻嫻照例工作到很晚,出來時,伍月便說:“龍總說今天回去有事,讓陸虎開車送您回家,就不跟您一起了。”

“哦,好。”於嫻嫻揉著發酸的脖子,瞧見隔壁暗下的辦公室,還有些不習慣。

龍卿一直會等她。

今天冇等,是太晚了,連大總裁都熬不住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