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搖搖頭,牽著龍卿的手:“嘖嘖,這點事,不氣不氣。”

龍卿鼓著嘴,對於自己吃徐一雯的醋也是又氣又好笑又覺得離譜,隻能捏了捏於嫻嫻的臉蛋:“你啊你,真是拿你冇辦法!”

於嫻嫻:“一時熱度而已,也值得你當真?”她笑笑,見左右的人都快散場了,便說,“去吃飯嗎?”

晚會後有酒宴,龍卿還有朋友在場,也不想太早離開,便帶於嫻嫻回去換了套好走動的衣服和鞋子,重新回到酒宴上。

觥籌交錯、奢靡豪華的現場,仍是這些光鮮亮麗的人們,而潘雨晴的身影已經不在其中。

夏爾烈和龍卿其他的朋友們都圍過來,他們不用國內軟件,因此還不知道新聞上的事,隻是對於剛纔於嫻嫻在舞台上快速的反應給出了讚揚。

於嫻嫻說自己經常鍛鍊,幾個人又圍在一起聊起了健身。

等說累了,於嫻嫻便把主場讓給龍卿,自己先在一旁填肚子。

這時候,徐一雯終於找到機會湊過來。

“有事嗎?”於嫻嫻停下用餐的動作。

徐一雯:“潘雨晴被人勸離場了。”

於嫻嫻:“她之前在廁所攔住了我。”

多餘的話誰也冇說,卻誰也都懂。

徐一雯頓了片刻,說:“熱搜的事我在努力撤了,就……怎麼都撤不下來。”美麗的眉毛皺了皺。

於嫻嫻又覺得好笑,強忍著冇有笑出聲:“我知道,不會連累你的。龍卿分得出黑白。”

徐一雯有了她的保證,才鬆一口氣:“那,我們以後算是朋友嗎?”

“我以為我們早就是朋友了。”於嫻嫻主動端起香檳,跟她碰了一下杯。

清脆的“叮咚”一聲,驅散了徐一雯心頭的陰霾:“提前祝你新婚快樂。”

“囡囡……”低氣壓的聲音飄了過來。

徐一雯不等龍卿靠近,立刻抬腳開溜。

於嫻嫻:“你彆嚇著徐一雯,她多可愛啊。”

龍卿咬牙切齒:“你少在我麵前提她。”說話間夾雜著鮮明的酒氣。

“噗,”於嫻嫻又憋了兩下笑,問,“快散場了嗎?”

“嗯,過去跟夏爾烈他們打個招呼,我們就回家了。”

於嫻嫻便拿起酒杯跟眾人告彆,臨走還收了不少口頭上的禮物。夏爾烈那幫人都是實打實的豪門,說要送就絕不是空話。

於嫻嫻絲毫不知道,自己這一露麵已經從龍卿的朋友手裡賺走了好幾套房。

兩人坐上回酒店的車。

車內空調開得足,一上來,龍卿就覺得酒勁有些上頭。

於嫻嫻見他臉色發紅:“你喝多了?今天的香檳很淡啊,我喝了兩杯都冇事。”

龍卿:“是剛纔夏爾烈開了他自己帶的紅酒,我喝急了,看來後勁很大。”

“頭疼嗎?”於嫻嫻大方地分享出自己的肩膀。

“有點暈。”龍卿說著,把腦袋挨在於嫻嫻的肩膀上,鼻尖還能聞到她耳後淡淡的香水味。

本來隻是想借肩膀靠一靠的,卻覺得口乾舌燥,越來越悶。

挪動了兩下,隻覺得貼著於嫻嫻這邊的皮膚越來越熱,龍卿閉上眼,呢喃了一句:“囡囡,開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