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生,這裡就是總統套房的正門……”

於嫻嫻開始給客戶介紹房間結構,雖然是每天都會重複的話術,但她語氣裡冇有一絲不耐煩,表情也滿是真誠。

挑剔如邵時乾,也找不到她一絲錯誤。

“很好。”邵時乾吐出兩個字。

如果他的助理在場,大概會驚得摔掉下巴——跟了邵時乾兩年,他還冇在邵總嘴裡聽過誇人的話。

當然,這也許跟邵時乾今天的心情特彆好也有關係。

想到今晚將要發生的事,以及季佳檸溫柔可人的臉,邵時乾就唇角飛揚:“送兩瓶香檳上來,要德朗廠的經典款。”

負責酒水的客服愣了一下:“什麼?先生,我們酒店好像冇有……”

“有的,您稍等。”於嫻嫻打斷同事的話,朝她使個眼色。

那人識趣地閉嘴。

邵時乾:“暫時不需要你們,都下去吧。”

於嫻嫻順勢告退,把員工們都帶出來,又囑咐說:“去酒櫃,第三層隨便挑一支酒過來。”

“於經理,客人要的那種德朗廠經典款是什麼?要不然我去跑腿買也行。”

“不用。”那可是買不到的東西,因為是原著作者杜撰。

於嫻嫻:“就照我說的去拿酒,出問題有我。”

等人都散開了,於嫻嫻這纔打開對講機,呼叫九百樓的同事:“九百樓九百樓,有人在麼?”

——“回於經理,我是九百樓今晚值班人崔胥。”

於嫻嫻記得他,挺精神一小夥:“是你呀,去年年會上表演跆拳道的那個崔胥?”

崔胥受寵若驚:“於經理還記得我?”

作為客房部經理,於嫻嫻手下管著的人何止成千,能被她記住著實不容易。

於嫻嫻笑笑:“今晚90093客房有人預定嗎?”

崔胥動作很快,查完數據答:“有,是一位先生,姓常。”

果然。

於嫻嫻又問:“左右兩邊的房有人預定嗎?”

“目前92號和94號都入住了兩位先生,應該會住到明天早上。”崔胥不懂於經理為什麼要問這些。

“我記得從80到100號都是主題情侶房吧?”

崔胥答是。

其實他也奇怪,兩對男士在今晚預約了主題情侶房。

他不是歧視彆人的性取向,主要那客人他見過,身高體壯,紋著花臂,麵無表情,看起來壓根不像來享受情侶房的,倒像是來找茬的打手。

於嫻嫻心知,這左右兩邊房住著的四個漢子,是邵時乾安排的人,他是怕生怕渣男跑出房門,給季佳檸做好了後盾。

哎,要不是龍卿的禦令在上,她對今晚這事真是樂見其成。

“我知道了,”於嫻嫻回過神,“你注意觀察93號房的客人,什麼時候入住,立刻通知我。”

“是。”

於經理吩咐的事,照做總是對的。

崔胥秉持著這個理念,把電話掛斷,親自在本層站台,等著93號房客人的到來。

於嫻嫻安排好一切,就聽到肩頭的呼叫鈴震動。

她一秒進入工作狀態,腳步又輕又快地推門進去:“您好,邵先生,需要什麼服務?”

邵時乾靠在躺椅上,換了便裝。真絲的襯衫隻扣了三顆釦子,上下都有緊實的肌肉露出來,不愧是霸總標配身材。為了今晚的戲碼,他特地去管理身材,健身房擼了半個月的鐵。

等不及季佳檸的表現,邵時乾便想隨便叫個女人來提前參謀參謀。

他哪知道,於嫻嫻看都看膩了,甚至覺得小肚腩應該更可愛。

此刻的於嫻嫻眼觀鼻鼻觀心,由內而外散發一種六根清淨的氣味:“邵先生?”

邵時乾側過頭,冇有從女人臉上捕捉到自己想要的表情,頓時有點惱。

“女人,你覺得我怎麼樣?”

於嫻嫻:“呃……”什麼怎麼樣?哪裡怎麼樣?

於嫻嫻被這冇頭冇尾的疑問句砸懵逼了。她餘光飄向矮桌,看見上麵的紅酒瓶子空了一半。

11度的酒,也冇就花生米,這就醉啦?

邵總,您這酒量,晚上怎麼拿下季佳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