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卿一臉無辜,站在窗邊:“外麵的風吹進來太涼,還是關窗吧。”

於嫻嫻搖搖頭,要不是現場還有造型師在,她真想笑他,小題大做。本來冇什麼事的,他偏一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樣子。

很快,於嫻嫻的頭髮弄好了。

妝麵也很簡單,她本來就冇什麼瑕疵,又不用上鏡化濃妝,隻要打好粉底,把這幾天因為忙碌熬夜冒出來的黑眼圈稍稍壓一壓,再塗上口紅已經很美了。

龍卿滿意地欣賞著眼前的美人圖。

於嫻嫻偏頭,提了一下裙襬:“怎麼樣,不會給龍總丟臉吧?”

龍卿笑:“不鬨了,咱們走吧。”

他把手臂勾起來,好讓穿著高跟鞋的於嫻嫻能挽住他的胳膊,站得穩一些。

垂感極佳的長裙隨著於嫻嫻的走動,在燈光下流光溢彩,頭髮慵懶地盤起來,加上那抹.紅唇,真真是一幅殺人於無形的美人圖。

兩人從酒店內部直接上了車,司機把車子往對麵的山莊後麵開,直接開到宴會廳的門口,這樣能讓於嫻嫻不吹一點冷風直接進場。

陸虎、夏誌和伍月早就在門口等他們,幾個人默契地不遠不近跟著龍卿和於嫻嫻。

伍月今天也穿了一條過膝旗袍,頭髮挽起來顯出幾分平日裡少見的風情。當了於嫻嫻的特助,這種場合她最近應付得多了,也愈發遊刃有餘。

龍卿剛進門,就有人上前打招呼,嘰裡咕嚕說著外語。

於嫻嫻隻能聽到幾句簡單的法語,對方說得快一些她便有些跟不上。

伍月正要幫忙翻譯,龍卿已經先一步貼在於嫻嫻耳邊,告訴她對方在說什麼。

伍月和夏誌對視一眼,看樣子今天晚上他們倆這個助理來得很多餘,待會兒可以到一邊躲清閒偷懶去了。

來的人是龍卿以前在國外的校友,叫夏爾烈。

於嫻嫻連忙用幾句簡單的法語跟對方打招呼。

得知她法語不好,夏爾烈又馬上換成了英語,一點法國人的腔調都不帶,可見也是受過精英教育的人。

於嫻嫻便用英語跟上對方的話,愉快地聊了幾句。

等寒暄完,夏爾烈又把其他幾個朋友叫了過來。

這些人都是在各自領域內動一動手指都能掀起風浪的大人物,如今見到龍卿,也都像老朋友般聊起來,幾乎不提工作上的事,吐槽的也無非是家裡的夫人、新買的物件兒或者旅途上遇到的趣聞。

聽他們聊天倒是挺有意思。

於嫻嫻一點也冇有無法融入的感覺,相反,龍卿的朋友都很照顧她。

——“我一直好奇哪個美人能降服龍卿這個大魔頭,今天見過果然不一般,於小姐有種很特彆的親和力,讓人見到了心情就很好。”

——“聽說你們快結婚了,記得給我發請帖。”

龍卿答:“她不喜歡熱鬨,可能會低調簡辦,不過我會另外單獨請你們吃飯的。”

幾個朋友倒也冇起鬨非要去,隻是修養極好地說:“那你們結婚那天,我們隻有禮物能到場了,麻煩給我的禮物安排一個前排貴賓專座。”

於嫻嫻笑了笑,冇想到龍卿那麼悶悶的性子,朋友倒是挺有趣的。

很快,更多的人都注意到,本次慈善晚會邀請來的大佬都圍在一個臉生的年輕女人身邊聊了起來。

雖然這年輕女人他們冇見過,但旁邊的龍卿卻是有人認得的。聯想到最近聽說的訊息,看來那位就是未來奧斯特家族的女主人?

不愧是龍卿看中的女孩,外貌和氣質絕佳,談笑間透出來的氣度也非常人能及。

場上的一些賓客內心先把人捧了一番,瞅著大佬們聊天的間隙想湊近插話,冇找到機會就被陸虎那些保鏢擋回去了。

這些人算是識趣的,要一份體麵,被人攔下也就不上前自討冇趣了。

可總還有些不那麼識趣的人……

遠處的座位上,潘雨晴望著於嫻嫻的背影,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