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家人過了個溫馨的節日。

於嫻嫻節後再次馬不停蹄地投入到工作中,在幾個國家來回飛,忙著推進項目。

於是策劃婚禮的事龍卿負責了小半,剩下的大部分工作則交給了李淑芬和趙曉蓮兩位女士。

於國安節後就回去上班了,龍傲天也有事離開,這幾天趙曉蓮和李淑芬倒處得像親姐妹一般,同進同出,有說有笑。

這天,於嫻嫻剛剛結束一個國外會議,就接到龍卿的電話。

“什麼時候回來?有個慈善晚會你要來嗎?想介紹一些朋友給你認識。”龍卿說。

“原定後天的飛機,不過工作提前完成啦,可以明天就回去。”

“那正好趕得上,行程定好告訴我,我去接機。”

“什麼晚會?我要穿禮裙嗎?”於嫻嫻問。

龍卿為了她不被打擾,鮮少安排這種商業場合,不必要的應酬也都由助理代勞。

龍卿說:“年底了,集團又拿了些慈善上的獎,每年都有的例行表彰罷了。本來不想去,但是今年的晚會在國內舉辦,我有幾個國外的朋友會來,想帶你去見見。”

其實是那些朋友知道龍卿脫單後,鬨著要見於嫻嫻,否則這種慈善酒會他們也懶得飛大老遠親自過來。

於嫻嫻倒是對龍卿的朋友挺好奇的:“都是你的什麼朋友啊?”

“算是一起長大的朋友,還有幾個校友。”龍卿說。

“那我可要好好打扮打扮,不能落了你的麵子。”

“你怎麼都好看。”

“謝謝龍總的誇獎。”於嫻嫻笑得很甜,“那回國見。”

酒會在一家有名的度假山莊舉辦。

於嫻嫻風塵仆仆下了飛機,就被龍卿的專車接到了度假山莊對麵的酒店。

今晚這場酒會算是半開放式,來了不少媒體記者和娛樂圈的人,山莊前麵的大門處鋪了紅毯,工作人員熙攘忙碌,人流絡繹不絕。還有不少給自家明星撐腰的粉絲團,對被保安攔在安全線之外。

剛剛洗漱完畢的於嫻嫻就坐在化妝鏡前,被幾個造型師弄著頭髮和妝容。

已經換好西裝的龍卿就在旁邊安靜地等她。

於嫻嫻問:“我們也從紅毯上走嗎?”

龍卿:“你想走?”

“不不不,我不想。”紅毯兩邊全是記者,鏡頭大大小小堆成了山,於嫻嫻是由衷佩服那些女明星,能在年尾這麼冷的天氣中隻穿一條薄薄的裙子還能保持完美的笑容,把長長的紅毯走到頭。

龍卿說:“我們一會兒直接從vip通道進內場,那裡麵冇有記者。”

於嫻嫻鬆一口氣:“那就好。空調有點悶,我想開一下窗。”

龍卿便起來,把房間的窗戶開了一條縫:“不能開得太大,會冷。”

於嫻嫻已經換上長裙,肩頭披著一條毯子。

窗外的喧鬨聲立刻傳了進來,有不少成群結隊的小粉絲舉著應援的手幅,圍在紅毯遠處喊著自家愛豆的名字。

忽然,於嫻嫻聽到一個熟悉的名字:“徐一雯!徐一雯!徐一雯!”

她偏頭剛想往窗外看看,就見龍卿二話不說關上窗,還順手拉上了窗簾。

於嫻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