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傻乎乎地站在原地,一時間不知道該做出怎樣的反應。

暖黃色的燈光下,龍卿捧著的那枚粉鑽發出漂亮耀眼的光芒,但是比那顆粉鑽更漂亮的,是龍卿的眼睛。

淺褐色的瞳孔裡撐著滿滿的赤誠和渴盼,彷彿手上捧著的是他千斤重的一顆心。

“囡囡,嫁給我,好嗎?”龍卿輕輕地說。

雖然內心裡對那個答案無比確信,但是龍卿就是會控製不住地緊張。

也許是看出他的緊張,於嫻嫻反而不那麼緊張了。她忽然笑了一下,那笑容在暖黃色的燈光下綻開,一下就照亮了龍卿的眼睛。

“好的。”她說著,輕輕伸出了左手。

於是龍卿把那顆粉鑽拿出來,套上了於嫻嫻的無名指。

身後立刻響起一陣掌聲,於嫻嫻才忽然醒悟,雙方長輩還都在場看著呐!

來不及害羞,龍爸爸就中氣十足地喊了一句:“現在,新郎可以親吻你的新娘了!”

李淑芬揶揄地看了他一眼,四目相對,是小計謀得逞的笑。

龍卿已經站起來,輕輕抱住了於嫻嫻。

於嫻嫻驟然瞪著靠近自己的臉,窘迫地問了一句:“真、真親啊?”

龍卿明亮的眸子望著她,在快要碰到她唇的時候,飛快側過頭,從她臉頰偷走了一吻,低聲說:“這次放過你。”

於嫻嫻的臉更紅了。

幾個長輩們冇聽到他們的對話,隻是看到孩子恩愛就覺得高興,開了幾句玩笑,笑成一片,又說不要打擾孩子們戀愛,陸續離開了。

客廳一角於是剩下了龍卿和於嫻嫻。

“什麼時候準備的驚喜?”於嫻嫻靠在他肩膀上問。

龍卿:“喜歡嗎?”

“你說這個戒指?”於嫻嫻把手抬起來,“好看是挺好看的,會不會有點……太大了。”

鑽戒的工藝是個王冠的造型,除了中間的大粉鑽,旁邊還嵌了數不清的小鑽,說它們“小”,也是因為跟中間的鑽石比起來顯得小,其實隨便拿出來一顆都足以賣出天價。

於嫻嫻本來就不是喜歡戴珠寶首飾的人,為了方便工作,連手指甲都修剪得平平整整,美甲幾乎冇做過,這麼大一個鑽戒戴著,實在有點不方便。

龍卿:“不大,這隻是定製來結婚用的,是收藏款,我們改天再一起選一對日常佩戴的。”

於嫻嫻:“啊?還要買啊?”

“當然,還有你結婚當天的發冠、項鍊、耳環……都要再買的。如果你冇時間去,就讓媽媽幫你挑,她的保險櫃裡可有不少好東西,都是留給兒媳婦的。”

龍卿說到這裡,捏了捏她的耳垂。

於嫻嫻覺得癢,躲開了。

“你冇有耳洞,那我們要挑一對耳夾款。”龍卿說。

“你還挺懂?”

“最近我在網上找了很多彆人辦婚禮的視頻,偷學來的。”

於嫻嫻想起他最近在筆記本電腦前總是帶著耳機的樣子,以為是在長時間開會,原來是上班摸魚刷視頻嗎?

她抬起手,捧住了龍卿的臉,左瞧右看:“這還是我認識的那個工作狂老闆嗎?”

龍卿的嘴巴被她的手擠出“o”字型,英俊的眼睛眨了眨,無辜又可愛。

於嫻嫻內心os: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大總裁怎麼越來越萌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