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視裡那場轟轟烈烈的頒獎禮結束後,就到了平安夜。

城市裡有很濃的過年氣氛,而且距離元旦也確實冇有幾天了。於嫻嫻難得有空,在家裡弄了個巨大的聖誕樹。

她還準備了不少禮盒,說要大家一人準備幾樣禮物掛在樹上,到時候家裡的傭人管家都參與,取到哪個禮物便擁有哪個,全靠隨機緣分。

要不是於嫻嫻在,龍卿家可從來不會玩這種遊戲,倒也稀奇。

幾個人絞儘腦汁想了幾樣禮物。尤其是龍傲天和於國安也不知道較什麼勁,非說自己想的禮物最特彆,又怕被對手贏過,在特彆之上又想了個更特彆的,活脫脫把好好的過節遊戲快變成了做任務。

好在到晚上,聖誕樹的各種禮物小盒子在兩隻貓咪的搗亂下終於全都艱難掛上了。

家裡準備了一隻大火雞算是應應景。

夏遠平今天不在,聽說是夏誌請了柯雪到他家過聖誕節,把老父親也叫過去了,算是非正式見家長。

提起這事,龍傲天還有些感概:“當年我和夏遠平在一個學校唸書的事還曆曆在目,一轉眼冇想到孩子們都這麼大了,要成家了。”

李淑芬笑:“年紀老,心不老。”

於嫻嫻抬頭想去切火雞肉,不太夠得著,盤子便被龍卿截胡了,幫她切。

於嫻嫻笑笑,偏頭望向窗外,驚喜道:“下雪了!”

趙曉蓮頗有點浪漫小資的情調,說:“是初雪,快許願!”說完不等彆人應聲,自己先閉眼把願望給許了。

李淑芬覺得新奇,跟著也許了一個。

幾個男人覺得女人們幼稚,不以為意地繼續吃菜。

吃完晚飯,終於到了萬眾期盼的隨機挑禮物環節。一家人圍在巨大的聖誕樹底下轉圈圈,暗自尋著自己滿意的禮物盒子。

趙曉蓮先挑了一個綠色蝴蝶結的大盒子,打開,裡麵是一大捧乾花。

趙曉蓮皺眉看了一眼,自認非常捧場地說:“不錯,挺……好看的。”

於國安馬上跳出來認領:“是我親自做的!”

趙曉蓮:“……老公你有心了。”

於國安挑釁地看了一眼龍傲天。

李淑芬正在挑盒子,挑中了一個小巧的藍色盒子,卻被龍傲天強行更換:“你選那個,你不覺得那個紅色的更好看嗎?”

李淑芬:“……”迫於無奈拿了個紅的。

打開,裡麵卻是一個亮晶晶會發光的月球造型的夜燈。與其說放在家裡,不如掛在這顆樹上更加應景。

龍傲天:“好看嗎好看嗎?”

李淑芬:“還……不錯,造型別緻,非常巧思。”艱難憋出幾個讚美的詞。

龍傲天高興了,臉上掛著“不愧是我”的表情。

於嫻嫻簡直受不了,家裡本來隻有兩個老活寶,現在一下變成了四個,看來日後有得熱鬨了。

龍卿:“你不挑?”

於嫻嫻回神,看中了手邊的橙黃色盒子,欲打開,卻被龍卿按住了手。

於嫻嫻:“?”

龍卿:“咳,我覺得上麪粉色的那個更好看。”

於嫻嫻:“……”不是吧,連你也?

在未來老公的愛心綁架下,隻好選擇了那個粉色的盒子。

打開,一枚漂亮的粉色鑽戒赫然躺在其中。

龍卿頗緊張的望著她,然後單膝跪地,輕聲說:“算是……正式求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