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話的這人叫潘雨晴,剛出道兩年就成了娛樂圈熾手可熱的當紅花旦,樣貌、演技、家世都不錯,就是脾氣傲了些。從出生起便活得順風順水的人,有這樣的性格似乎也算理所當然。

照理說,潘雨晴絕對算得上這家禮服店的貴客,每次紅毯潘雨晴穿過的禮服都會在社交媒體上火一陣子。平時店長對他們也是極為客氣,冇想到因為剛纔那對試婚紗的男女,他們竟然被店長請出去避風頭。

到底誰更見不得人?

助理見那兩人乘的車,說:“他們坐的豪車,有司機和保鏢,看樣子來頭挺大。”

潘雨晴輕蔑地掃了一眼:“這年頭有錢人遍地走,誰還坐不起豪車了?”

助理笑笑,安撫她的情緒:“這點小事您就彆放在心上了,煙不能抽了,待會上紅毯會有煙味。我們找了新春高定禮服,您絕對是第一個穿上身的……”

潘雨晴不爽地把煙掐了,關上車窗:“走吧。”

於嫻嫻試過婚紗,又去隔壁街區找到長輩們彙合,一起挑了幾樣喜帖的款式和伴手禮。

一行人到傍晚纔再乘專機回家。

李淑芬和趙曉蓮的脾氣太合得來了。李淑芬受於家族禮教,表麵端莊大氣,實則有很叛逆耿直的一麵,年輕時一直端著,到老了耿直的一麵就愈發顯露出來;趙曉蓮則相反,年輕時活得肆意風風火火,到老了反而脾氣越來越柔和,懂得收斂和內秀。

兩個人無形間性格互補,頗有一見如故的感覺。

奔波一天,吃過晚飯,一家人隨便打開了個電視節目當被背景音,圍坐在客廳裡邊吃水果邊聊天。

電視裡似乎在播什麼頒獎典禮,當於嫻嫻聽到熟悉的名字時,不由得抬起頭。

“呦,今年雯雯又拿影後啦?”李淑芬笑起來,“待會我得給老徐打個電話道喜。”

龍卿道:“您知道徐老不支援徐一雯進娛樂圈。”

李淑芬:“所以更要道喜,氣氣他。老頭子的書都白唸了,連人各有誌的道理都不懂?雯雯戲演得這麼好,去演戲怎麼就不是個正經職業了?”

趙曉蓮倒不知道電視裡常常露麵的大明星還跟龍卿家有關係,便三言兩語問了幾句。

李淑芬開玩笑說:“我們不僅認識,當年徐家還跟我們家差點定親呢!”

似乎失言,她又連忙望向於嫻嫻:“囡囡,這事早就過去了,不能當真。”

於嫻嫻:“我知道,龍卿都跟我講過。而且我跟徐一雯關係挺好的,她還是珠朗酒店的代言人呢。”

李淑芬見她真的不介意,便放下心,去打那個電話。電話裡聽著都快跟徐老吵起來了,真是夠老頑童的。

於嫻嫻笑笑,收回目光,望見鏡頭裡有記者正在采訪冇獲獎的候選人,若有所思。

龍卿一直在注意她:“有心事?”

於嫻嫻問:“徐一雯是不是影後三連冠了?”

龍卿搖頭表示不清楚。

電視裡卻正好播到主持人高調祝賀徐一雯影後三連冠,無數鏡頭都對著徐一雯的臉,相當風光。

於嫻嫻說:“我今天在婚紗店聽到彆人議論她呢,人紅是非多,下次要是見到徐一雯你最好提醒她注意安全。”

龍卿搖頭:“我跟她不熟,大概冇機會見她。”

於嫻嫻:“……”你繼續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