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淑芬挑的訂婚紗的地方,是一傢俬人設計師店。這家店裡的老師傅以手工精緻、設計簡約出名,這些年帶出來的幾個徒弟也都已在國際高級定製屆嶄露頭角。

如今師傅年紀大了,輕易不出手,隻在故鄉定居,旅途奔波不方便,因此隻能由於嫻嫻和龍卿親自登門。

從本城到那位老師傅的故鄉城市並不算遠,龍卿開私人飛機過去,一個多小時便到了。

趙曉蓮和於國安都是頭一回坐私人飛機,感受就是新鮮,一路都在興奮地聊天。等到了地方,才知道這位老師傅真是巧思,單是所住的小院就極為別緻雅靜。

趙曉蓮直讚李淑芬太有心了:“其實囡囡說了,不是非要最好的,合適就行。”

李淑芬則說:“最主要想討個好彩頭,當年我的婚紗就是這位師傅做的。”

這話真讓於嫻嫻和趙曉蓮都覺得意外又感動。

一行人進門打擾。

老師傅已到耄耋之年,但仍舊精神矍鑠,看見當年親手製作禮服的新人如今兒女也要成家了,不免感概唏噓,又給於嫻嫻量好了尺寸。

老師傅在當地街區中有一家高級定製店,由現在的徒弟掌管。店裡的麵料和款式更多,於嫻嫻和龍卿便打算去店裡看看。

幾位長輩懶得等,便結伴去街區旁邊的商業街走走逛逛。

於嫻嫻和龍卿剛在店裡露麵,店長就親自出來迎接:“是奧斯特家族的先生和太太吧,這邊請……”

於嫻嫻被對方“太太”那兩個字說得燙耳朵。

龍卿顯得心情很好,牽著於嫻嫻的手上了樓。

“我已經接到師父的囑咐了,店裡這些麵料您可以多看看,有喜歡的我幫您記錄。成品婚紗如果有心儀的款式,我也推薦您上身試一試,這樣對我們師父選款也有參考。”

“麻煩了,我先試試看。”於嫻嫻一邊說一邊逛。

很快,她挑中了幾款,便進了試衣間更換。

說來也巧,今天店裡應該還有彆的客人,試衣間離得近,隔音便不太好。

於嫻嫻在這邊試衣服,無意間聽到了對麪人的談話。

那邊試衣服的大概是一位明星和她的助理,兩個人商量著今天晚上的紅毯怎麼才能豔壓群芳。

於嫻嫻無心聽彆人牆角,要不是談話中有個熟悉的名字,她還不至於注意到對方。

——“哼,今年的影後肯定是我,徐一雯連續拿了兩屆,也該換換人了。”

——“是啊,連續三屆拿影後,就不怕彆人說她暗箱操作?”

……

幫於嫻嫻整理婚紗的店長敏銳地覺察到於嫻嫻在走神。她頓了頓,輕聲說:“今天冇安排好場地,讓您見笑了,請稍等。”

說著,店長出去了片刻,冇幾分鐘便回來,隔壁的聲音也消失不見了。

看來是店長把人請走了。

於嫻嫻試婚紗的心情並冇有被這件小事打擾。

儘管隻是最最普通的光麵基礎款白色婚紗,當她拉開試衣間的簾子的時候,還是讓龍卿忍不住凝神窒息。

“很漂亮。”他喃喃地說。

於嫻嫻揚起下巴:“我知道。”

鏡子裡映出她完美的身形,天鵝頸長手臂,不枉她下班之餘還去健身房。

於嫻嫻看過款式,又換了幾條彆的,龍卿除了說漂亮,就是一直拿手機偷拍她,拍得於嫻嫻都嫌害羞了,畢竟店員們都還看著。

試過最後一條,於嫻嫻問:“拍完了嗎大總裁?”

龍卿:“冇有。”說著還又按了一下快門。

於嫻嫻:“我累了,想吃飯。”

龍卿馬上站起來:“好,看中哪個款式了嗎?”

於嫻嫻冇多糾結:“第一個和第三個那兩種款式都不錯。”

店長馬上說:“好的,我會記下來。手工製作需要時間,設計打板的過程我們會一直與您保持溝通。”

於嫻嫻:“勞駕,多費心了。”

“哪裡,都是應該的。”店長把人送了出去,回來的路上還在感慨,人和人就是不同。比如今天來試紅毯禮服的那位明星,看起來光鮮亮麗,其實諸多挑剔,對待店員也不禮貌,哪有於嫻嫻一分氣度?

於嫻嫻和龍卿上了門口的車。

不遠處有一輛黑色保姆車降下半個車窗,一隻素白的手從車窗裡伸出來,撣了個菸灰,極度不爽地問:“就因為她,店長敢把我們趕出來,不做我們的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