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回到家的時候,已經九點多了。

心裡一直忐忑雙方父母見麵的事,奈何晚上的會實在脫不開身,為了把明天空出來在家陪老人,今天的工作壓縮又壓縮,才勉強告一段落。

進門前,她還在籌備措辭,不知道四位老人相處得怎麼樣。誰知道一推開門,就見龍傲天和於國安勾肩搭背地坐在一起,醉醺醺的臉上是四團紅色,各拿一個話筒聲嘶力竭地唱《精忠報國》。

於嫻嫻:“……”

龍卿:“……”

於嫻嫻:“咱們冇走錯吧?”

龍卿:“我都不知道我爸爸唱歌這麼難聽。”

於嫻嫻認真地回答:“可能是被我爸傳染的。”逐漸於化。

遠處沙發上李淑芬和趙曉蓮對坐著,談得熱火朝天,這才發現兒子女兒回來了,興奮地同時招手:“快來!”

兩個人換上拖鞋過去。

茶幾上攤開了各種冊子,擺得滿滿的,幾乎無處下腳。

冊子上印的東西一目瞭然,不是婚紗照就是珠寶首飾、婚宴造型……全跟婚禮有關。

龍卿迫不及待的問:“媽媽,婚期定了?”

李淑芬把日曆撈過來,指著兩頁後麵的大紅圈說:“二月二十二,農曆正月廿二,陰曆陽曆都是雙日子,宜婚嫁!”

於嫻嫻掰手指頭數了數。龍卿的考察期還剩四十四天,過完考察期還未出二月,剛好立春,而那時候距離他們結婚的日子隻有兩週了。好在她負責的項目在國外,國外的人過元旦,不過春節,所以一月中旬項目可以全麵開工……

龍卿瞧見於嫻嫻若有所思,問她:“你在算什麼?”

於嫻嫻下意識答:“算結婚日期有冇有跟工期衝突。”

龍卿:“……”

趙曉蓮:“以前冇發現你這麼熱愛工作呢?”

於嫻嫻:“以前我也熱愛。媽媽,婚禮的事你們定吧,我隻求不要太多人,安安靜靜辦一場屬於我和龍卿的婚禮。”

李淑芬會意:“我明白,當初我跟我先生結婚時,也隻請了五六桌的客人。”這對於奧斯特家族絕對稱得上簡陋了。

趙曉蓮:“我冇意見,隻要囡囡你開心就好。”

龍卿撇撇嘴,他是恨不得大辦特辦,但是這三個女人麵前顯然冇有他說話的份兒。

李淑芬:“這些婚紗我們先挑幾個大概的款式,明天去現場試試,然後發到大師那邊定製,還要做……”

於嫻嫻站了一會兒,被後麵嘶吼的歌唱吵得站不住:“媽媽,阿姨,您二位慢慢看,我明天絕對聽從吩咐!我先回去睡了。”

說完一溜煙跑得飛快。

趙曉蓮笑著搖搖頭,繼續跟未來親家挑婚紗款式。

龍卿把人送到對麵。

月色皎潔,龍卿抱著於嫻嫻,彎腰把下巴擱在女孩的肩膀上:“囡囡,等結婚後是你搬到我家還是我搬到你家啊?”

於嫻嫻:“……現在商議不嫌太早嗎?”眼睛盯著腳尖。

龍卿湊在她耳邊:“我隻會嫌晚。”

於嫻嫻想了一下,發現自己好像被人調戲了,橫他一眼跑回房子裡。

“晚安!”龍卿笑著揚聲說。

回答他的隻有大門無情的“哐當”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