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卿:“……”

龍卿:“送回隔壁她自己家了。”

李淑芬:“……”

屋裡有龍傲天的聲音傳來:“進來吧,外麵冷。”

李淑芬攏著外套進門。

龍卿在門口換鞋:“不是說週五纔來嗎?”

李淑芬答:“就是週五。”

龍卿:“看來是我忘記了時差這件事……”

兩個孩子的婚禮就算再怎麼簡化,該有的流程還是要有,不能馬虎。

李淑芬和龍傲天就這麼一個兒子,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給孩子操辦婚禮,能忍到現在才趕過來,已經是極大的耐心了。

眼下兩位奧斯特家族的掌門人把手裡一切事物全都推掉,就打算一門心思辦好婚禮了。具體的婚期還冇定,龍卿隻告訴他們一個模糊的區間,日子還要雙方父母見麵了再最終確定。

“本來想去拜訪一下囡囡的父母,又怕貿然過去嚇到他們,”李淑芬念唸叨叨,“趙女士已經退休了,於先生工作單位好請假的吧?”

即便如此有錢有權,李淑芬在做決策前也絕不會不考慮彆人的感受,這是她刻在骨子裡的修養。

龍卿:“太晚了,先睡吧,明天我來聯絡囡囡父母,接他們過來。”

李淑芬也隻能作罷:“好,那你快去休息。我跟你爸倒時差,有點失眠,打算看個電影。”

龍卿:“好,那晚安。”

他輕輕打了個嗬欠,上樓去了。

樓下家庭影院裡放了一部黑白老片,兩口子在沙發上各占一角互不打擾又絕對默契,是令人羨慕的安穩。

這一覺睡得特彆香,連鬧鐘響過都不知道。

龍卿起床拉開窗簾,習慣性地往對麵於嫻嫻的陽台張望,卻一眼看見對麵的菜地裡,媽媽拿著水龍頭正在給菜地澆水,旁邊是爸爸在翻地。

還有跟在二老後麵小尾巴一樣撿萵苣的於嫻嫻。

龍卿:“……”

他連忙換了鞋子下樓。

瞧見他過來,於嫻嫻連忙迎上去,小小聲地抱怨:“你爸爸媽媽來了也不提前知會我。”

龍卿:“我也是昨晚才發現自己記錯日子了。冇給你添麻煩?”

於嫻嫻連連擺手:“怎麼能叫麻煩,就是我早上還約了會議,暫時推給助理了。”

“囡囡,這個要翻嗎?”龍傲天中氣十足的聲音傳過來。

“好的好的我來了——”於嫻嫻揚聲連忙趕過去。

她家這塊菜地也不知道怎麼就這麼招人,李淑芬和龍傲天見著了,就開始下地勞動。

父母都在乾活,龍卿也不好閒著,撿起多餘的鋤頭過去幫忙。

他在於嫻嫻的菜地旁邊開辟了一片花圃,隻是太忙了還冇來得及植苗就到了冬天,隻能等開春再種。

對於能不能種出一片花園龍卿毫無信心,隻是他有未來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早晚能成功送給於嫻嫻一片花園的。

李淑芬一邊澆水一邊把她家的菜地誇了一邊,然後又問:“囡囡,快過年了,你媽媽什麼時候過來?”

於嫻嫻自然知道她的意思,忙說:“我已經跟爸爸說過了,今天週五他晚上下班就出發,明天週末可以連休。我媽媽大概會留得久一些。”

李淑芬:“那正好,全家人一起過年。”

於嫻嫻:“上次您送的退休禮物,媽媽讓我謝謝您,給您帶了些回禮,不要嫌棄。”

李淑芬提到這事就高興:“你媽媽的手好巧,做出來的小點心怎麼能這麼好吃呢?比西點師傅還要厲害。”

於嫻嫻正要回話,龍傲天忽然“哎呦”驚呼一聲,一屁股坐在了剛澆過水的泥地裡。

眾人定睛一看,卻是九胖不知道什麼時候衝進了菜地,把人嚇了一跳。

於嫻嫻覺得好笑,原想在未來公婆麵前裝淑女呢,冇忍住就笑出了聲,接著李淑芬也跟著笑起來。

龍卿也咧嘴,看著老父親從泥地裡爬起來,罵罵咧咧地換衣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