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叮咚——”電梯門開了。

不用於嫻嫻出口攆人,這幫喝醉的傢夥就互相揪著衣領子打到外麵去了。

樓層值班的保安和經理見狀,連忙上前維護秩序。

電梯門很快合上,門內重新安靜下來。

於嫻嫻和龍卿久久地盯著柯雪環住夏誌腰的那雙手,又同時把目光上移,落在了夏誌的臉上。

夏誌:“……”

柯雪:“……”

兩個人連忙分開,各自站定,眼觀鼻鼻觀心,修煉閉口禪。

於嫻嫻犀利的目光從柯雪掃到夏誌身上:“冇啥要跟我們說的?”

柯雪:“咳……”臉悄悄紅了起來。

夏誌:“……眾所周知,本公司不允許辦公室戀情的規定已經廢除了。”

於嫻嫻:“所以,你倆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夏誌:“就……幾天前。”

“是好事啊,有必要瞞著我們?”於嫻嫻道。

柯雪反擊她:“那當初於經理和龍總在一起的時候,還瞞著大家呢。”

於嫻嫻:“……”果然最親近的人傷我最深。

龍卿把於嫻嫻攬到懷裡:“祝福你們。”

夏誌厚著臉皮:“謝謝,如果有禮物的話就更好了。”

龍卿:“等你們結婚,我隨份大的。”

柯雪的臉更紅了:“纔剛開始呢,結不結婚什麼的太早了……”

夏誌護著女友:“龍總您不要亂說,會給柯雪增加壓力。”

“哦。”龍卿漠然應了一聲,忽然又說,“我跟於嫻嫻快結婚了哦。”

那上揚的語調,是個人都知道這貨是在顯擺。

夏誌:“……是的是的,我知道了。”

龍卿辦公桌上和家裡的床頭櫃上各擺了一個大大的倒計時日曆,現在但凡親近點的人都知道他是在倒數考察期。等考察期結束,婚禮很快就會舉辦。

隻是於嫻嫻提前透露過,說未免麻煩,婚禮不會有大排場,所以這些訊息外麵的人都無從知曉。

於嫻嫻調侃他們:“那到時候夏助理和柯雪是給我們隨兩份禮,還是隨一份啊?”

柯雪和夏誌的臉同時從頭紅到腳。

於嫻嫻毫無風度地大笑,笑得前仰後合,鑽到龍卿的懷裡蹭眼淚。被她這麼一鬨,到一樓電梯門剛開,夏誌就拉著柯雪火速消失了。

龍卿便和於嫻嫻繼續坐到負一層,坐車回去。

“這麼好的訊息,不知道夏叔知不知道?”於嫻嫻說。

龍卿:“你要跟他分享?”

於嫻嫻:“這麼晚發訊息過去不會打擾他睡覺。”

龍卿:“有時差,主宅那邊現在是白天。”

“哦對。”於嫻嫻連忙拿出手機,找到夏遠平的聯絡方式,編輯了條訊息過去。冇辦法,深夜八卦的心情迫不及待啊。

夏管家手機不離身,於嫻嫻發訊息過去幾乎都是秒回,這會兒卻冇什麼動靜。

於嫻嫻等了一會兒也累了,靠在龍卿的肩膀上打瞌睡。

車子裡暖氣開得正好,搖搖晃晃令人昏昏沉沉,冇幾分鐘,於嫻嫻就這麼睡著了。

陸虎壓低聲音:“龍總,到了。”

他從前門下來,熟練地拿了一條毯子,幫龍卿開車門。

片刻後,龍卿把於嫻嫻抱下來,陸虎輕輕把毯子蓋上。

龍卿就這麼抱著睡著的小人兒往家走。

陽台上,李淑芬女士遠遠瞧著兒子過來了,連忙興沖沖下去開門。

然而,等了幾分鐘,隻見龍卿獨身一人回來了,手裡空空蕩蕩。

龍卿:“……媽媽?您什麼時候來的?”

李淑芬:“我囡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