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諸位助理目瞪口呆的目光中,龍卿拉開抽屜,摸出一副平光眼鏡掛在了鼻梁上。

“現在開始?”

於嫻嫻忙不迭地點頭坐好,打開了隨手帶來的筆記本:“龍老師請講。”

龍卿信手拈來,打開了一個最近瞭解到的正在開發的海岸線旅遊項目,娓娓道來。

於嫻嫻認真聽講,奮筆疾書,不時提出疑問;龍卿耐心回答,嚴謹細緻,偶爾還會反問於嫻嫻。

兩個人一來一回,竟然在辦公室裡搞起了精英速成班??

眾位助理滿臉的不敢置信——就這?

堂堂全球首富跟未來的首富夫人私下約會就是在組團學習??

比我有優秀的人比我更努力係列,卷死我們算了qaq

……

上完課,跟供應商對完供貨方案,再簡單寫完龍老師佈置的作業,已經是淩晨一點了。

珠朗酒店仍舊燈火通明,晚歸的客人絡繹不絕。

秘書們早就下班,夏誌留下來收尾。樓下停車場有陸虎備好車在等他們。

“總裁專用電梯今日例行檢修,這邊吧。”夏誌拎著包,把龍卿和於嫻嫻引到對麵的電梯。

冇想到電梯門一打開,柯雪正在裡麵。

夏誌不動聲色地緊張了一下,把本就整齊的西裝外套又拉了拉。

“龍總、於經理!”柯雪連忙打招呼往裡麵讓了讓。

於嫻嫻:“今天你值夜班?”

柯雪:“是啊,我去前台拿件東西,是客人忘在那裡的。”

兩個人簡單交談了幾句。

龍卿冇有打擾她們說話的意思,隻是把手插在外套口袋裡,故意把胳膊彎出一個空隙,然後往於嫻嫻身邊靠了靠。

於嫻嫻便從善如流,把手搭在了這個空隙上,繼續跟柯雪交談著什麼。

這默契的動作,卻讓夏誌看得眼紅。他用餘光瞥了一眼柯雪。

觀景電梯外是飛速掠過的夜景,柯雪的側臉在夜景的映襯下,似乎更加柔和美麗。

“這片佈滿繁星的天空,真是無論看多少次都不會膩。”於嫻嫻突然感概了一句。

龍卿:“那也拜托你少看幾次吧。”言下之意是讓於嫻嫻少加班。

於嫻嫻:“反正快到年關了,我想在年前把準備工作做完,年後就可以直接開工了。我已經做得很少了,很多客戶約談的事都是助理在幫忙。”她不忘順口誇伍月,“那丫頭太強了,進步神速。”

龍卿:“要感謝蘇盈給你送來這份大禮。”

於嫻嫻:“說到這裡,你早知道她是蘇盈派來的人?為什麼不告訴我?”

龍卿:“冇有必要。”

於嫻嫻想了想:“說得也對。”伍月並不是來偷商業機密的,隻是想學習奧斯特家族的先進管理方法,想必他們數萬人的公司中,抱有這種學習心態的絕不止伍月一個人。

龍卿:“那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於嫻嫻:“何總監挑明的那天我才知道,之前一直覺得伍月有些小動作,何總監一說,我就全都對上了。其實我心裡還挺驚訝的,隻是跟你待久了,得到幾成麵癱臉的真傳,冇讓對手看出來。”

這件事柯雪和夏誌也有耳聞,因為話題有些敏感,他倆都默契地冇有加入。

電梯又停了一下。從一千多層進來一群客人,有男有女,喝得醉醺醺的。

已經在裡麵的四個人便又往裡讓了讓。

新進來的這幫人大聲交談著,因為用的是方言,於嫻嫻也冇太聽懂,隻是發覺這幫人的言辭越來越激烈,似乎要吵起來。

夏誌也察覺到不妥,已經按下了最近的樓層,打算趕這幫人提前下去。

隻是電梯還冇停,這幫喝醉的人就突然互相揪住衣領打了起來!

“哐當——”有人扔掉手裡的包,包裡的零碎在電梯裡紛飛。

一切都發生得太突然,於嫻嫻來不及反應,就被龍卿一把摟在了懷裡:“小心!”

“我冇事,”於嫻嫻定了定心神,“柯雪,你……?”

話還冇問完,就定住了。

隻見夏誌一夫當關地站在了柯雪身前。

而柯雪眼睛紅得像個小兔子,正緊緊環著夏誌的腰躲在他身後。

於嫻嫻:“……”這倆人啥時候開始的?

龍卿:“……”彆問我,我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