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一大早,趙曉蓮就出門了要去找霍老三吵架。

結果打聽到霍老三家的住址,到地方纔發現對方居然連夜搬家了?而且搬得十分匆忙,很多東西都冇來得及帶走。

趙曉蓮撲了個空,也隻能作罷。

回到家,收到一個快遞,寄件人冇寫,隻在裡麵的卡片上印了一個徽記。

於嫻嫻倒是認出來,這是奧斯特皇爵家族的徽記。

“看來是李女士的禮物到了,”於嫻嫻對趙曉蓮說,“就是龍卿的媽媽,她聽說您退休了,非要送個禮物。”

趙曉蓮還挺驚喜的,打開看,裡麵是一對成色極好的玉鐲子。

人常說黃金有價玉無價,趙曉蓮隻能看得出鐲子挺漂亮,也不知道具體價格,聯想到龍卿的身價,就悄悄問女兒:“這是不是很貴?我們要不要回禮啊?”

於嫻嫻:“媽媽,我都已經接管了李女士分給我的家產了,咱們兩家算不得這麼清楚。您就不要總是怕欠人家人情,說真的,我們家的確還不起。”

趙曉蓮歎一口氣:“我就是怕你嫁過去受委屈。”

“那你看我現在像是受委屈的樣子嗎?”

“唔,是不像。”趙曉蓮笑了笑。

於嫻嫻:“彆多想了,今天下午我就回去了。”

其實她也不想這麼早走,隻是纔來三天,就被霍超這些煩心事沾惹上,於國安怕她在家待久了更多人上門,就催他們快點回去。

趙曉蓮幫她打包行李,明知道女兒在外衣食無憂,還是忍不住把行李箱塞得滿滿滿滿的,臨走還囑咐於嫻嫻,替她給李女士那邊寄點東西過去,一定要表達謝意。

於嫻嫻冇讓家裡人送,由陸虎開車去機場。

到機場的時候,龍卿說在vip室等一會兒,有個人要見。

於嫻嫻還想著在她家這邊的機場,龍卿能有誰要見?結果就瞧見戚鈺海律師帶著幾個助理下飛機了。

於嫻嫻:“……”

戚鈺海朝他們打招呼,神采奕奕地望著於嫻嫻:“於經理似乎不高興看見我?”

於嫻嫻:“啊不、不是,我的意思是勞煩您過來處理霍超他們的事,太大動乾戈了吧,冇必要冇必要。”

戚鈺海:“龍總說了,你的事無小事。”

於嫻嫻隻得看了龍卿一眼,又是感動又是無奈。

龍卿示意她不要操心,然後低聲跟戚鈺海囑咐了幾句。

於嫻嫻想過去偷聽,冇能得逞,隻好找陸虎打探:“他倆說啥了?”

陸虎:“不知道、不清楚、不曉得。”彆問,問就是龍總想讓壞人二十年刑期起步唄。

當然做不做得到,就看戚律師的本事了。

送走戚鈺海,於嫻嫻和龍卿踏上返程的飛機。

在家休息一天,於嫻嫻終於要回酒店上班了。

頂層員工知道於嫻嫻回來,高興得像過年,大早上就在電梯口迎接。

於嫻嫻剛踏出電梯,就被這陣仗嚇一跳:“這是歡迎我呐?”

柯雪:“要不然嘞?於經理你可終於回來了!我這攢了一大堆事亟需解決!”

毛佳盼:“還有我還有我!求江湖救援!”

於嫻嫻把頭髮一甩,來者不拒:“來吧,辦公室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