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小時後,於國安和趙曉蓮回來了,樓下清淨得很,完全看不出剛纔發生過一場爭鬥。

龍卿在陽台接電話,聽陸虎彙報說把他們送到了警察局。

姓鄒的老闆不是什麼好人,在本地為非作歹慣了,以前就是惡霸,後來開了中介公司漸漸洗白。霍超炒房失敗後,怕被鄒老闆秋後算賬,就承諾給鄒老闆的項目拉投資人。

鄒老闆那個所謂的投資回報率高達35%的項目,就是從頭到尾的騙局。姓鄒的也是被彆人拉入夥的,他做生意多年,心知不可能有這種好事,但依舊願意投資,就是自以為聰明,算準了能在項目暴雷前賺一筆快錢。

哪知道項目出問題比他預計得還要快,眼看本錢蕩然無存,霍超說能給他拉投資人,他便死馬當活馬醫。

知道霍超把主意打到於嫻嫻身上,鄒老闆還覺得這是個不錯的主意。

小城鎮的惡霸能有什麼遠見?以為於嫻嫻一個單身女性、老於家在本城就是個普普通通的居民,知根知底,好拿捏得很。至於外麵傳言的什麼於嫻嫻嫁了首富,他們是完全不信的。

全球首富什麼身份?就算於嫻嫻長得漂亮,也就充其量給人家當個情人,談婚論嫁是不可能。現在可不存在這種天方夜譚了。

冇想到完完全全踢到了鐵板。

鄒老闆被送到局子裡的時候,還以為尋常問個話也就出來了,還跟相熟的警員嬉皮笑臉。

誰知那人卻是一副諱莫如深的表情:“趁著還能打電話,把家裡的事安排一下吧。”說完,轉頭離開了。

鄒老闆覺得情況不妙,讓霍超給於嫻嫻打電話求情。

霍超苦著臉:“我連她的號碼都冇有。不過老闆你放心,我已經在老同學的群裡發了,就說於嫻嫻不顧同學情麵搞了這些事,現在群裡都在討論呢。我想她是要麵子的人,大家都是老同學,不至於做得這麼絕……”

陽台上。

龍卿聽完了陸虎的彙報,說:“好,處理乾淨,彆留後患。”

陸虎:“知道的,戚鈺海律師明天就到。”

大門有響動,是於國安和趙曉蓮已經上樓。

龍卿連忙掛掉電話。

於嫻嫻裝作冇事人一樣,跟老兩口隨便聊著天。

冇幾分鐘,趙曉蓮就接了個電話,越聽越皺眉。等掛掉電話,趙曉蓮問:“囡囡,你阿姨說她女兒的同學群裡看到有人說起你呢,不是什麼好話。”

於嫻嫻:“轉來我看看吧。”

趙曉蓮讓老朋友幫忙,冇多久那些聊天記錄就轉了過來。

先是說於嫻嫻發財了不屑於跟這幫老同學相處了,連同學聚餐都不參加;後又說霍超找她隨便聊聊天,就被於嫻嫻的對象打了,冇見過這麼不講理的人……諸如此類。

於國安擰眉:“龍龍,你跟他們打架了?”

“冇有。”這是實話,因為動手的是陸虎。

於國安看著龍卿整齊的外表,也不像打過架的樣子,說:“那這些謠言怎麼傳來的?”

於嫻嫻:“您也說了是謠言,他惡意編排我,嘴巴長在他身上,還不是他隨便說?”

“真是可恨!”趙曉蓮氣得牙疼,“這個霍老三,明天我上門找他算賬!”

龍卿安慰她:“阿姨您彆氣,明天就解決了。”

於國安也安慰了趙曉蓮一會兒,又說:“都快睡吧,太晚了。”

龍卿和於嫻嫻各自離開。

龍卿推了一下客臥的門,冇推開,似乎是用鑰匙鎖了。

趙曉蓮說:“就睡囡囡那屋吧,省得我還要曬兩床被子。”

於嫻嫻、龍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