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色很美。

奶茶甜膩膩的。

於嫻嫻被龍卿擁著,寒風一點都吹不進來,隻覺得生命中的最美好不過如此。

偏偏這時候,非要有不識趣的人過來打擾。

霍超不知道什麼時候等在了於嫻嫻家樓道口,見於嫻嫻和龍卿過來,他從車上下來。

“鹹魚!”

於嫻嫻一聽到這個聲音,就微微皺起眉頭。

龍卿不動聲色地把於嫻嫻抱緊了點。

霍超訕笑著,非常厚臉皮和自來熟:“說了老同學聚會也不來,打電話是空號,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

於嫻嫻:“這麼晚,不知道有什麼事?”

“還能有什麼事?老同學見麵隨便聊聊唄,對了你的電話號碼再給我一下吧。”霍超又拿出了手機。

這次於嫻嫻也懶得跟他演了,說:“不好意思,不方便給呢。”

霍超也冇變臉,仍舊笑著:“你這就過分了吧!大家都是同學,混發達了就翻臉不認人?隻是交換個聯絡方式而已,我又不找你借錢!對了,我們班的班級群你怎麼也不加?”

於嫻嫻本來就不喜歡攀扯這些關係,隻跟玩的好的幾個女孩保持聯絡,從來就冇加過班級群。

她索性不說話,隻是平靜地看著他。

霍超被看得有些心虛,又說:“昨晚的聚餐你也不來,本來你是主角的,搞得大家很尷尬,這就是你不對了。”

“我明確表示拒絕,是你自作主張,”於嫻嫻說,“而且那並不是個單純的聚餐,我就不向你道歉了。”

霍超臉色變了變:“你什麼意思?”

於嫻嫻:“應該是我問你什麼意思?”

霍超閉口不言。

龍卿攬著於嫻嫻想要避開他上樓。

霍超這纔開口:“等等,好吧,我確實有事找你。這事不算我求你,而是一個絕好的機會,因為是老同學我才介紹給你的。我這有個不錯的房地產項目,年化收益率有35%,穩賺不賠,最低投資額隻要五百萬……”

於嫻嫻忽略他這滿口槽點的話,直接道:“你說笑了,我哪有五百萬?”

霍超:“你不是買了龍城一品的房子嗎?那房子一個衛生間都夠在本城全款買套房了,我冇說錯吧?”

於嫻嫻:“你既然打聽到我買了那套房子,就冇打聽到更多訊息嗎?”比如,龍城一品是誰開發的,而站在她身邊的這位又是誰。

霍超不明所以。

於嫻嫻:“麻煩讓一下,我們要回家了。”

霍超還想說什麼,從他的車裡一下又下來幾個男人。

其實一人龍卿認出來了,就是霍超房產中介公司的老闆,龍卿在陸虎給他的照片上見過,那個地中海髮型一見難忘。

“於小姐,幸會啊,我姓鄒,是小霍的老闆。”禿頂男人上前,要跟於嫻嫻握手。

當然被龍卿阻擋。

“鄒老闆這是什麼意思?”於嫻嫻語氣已經壓著濃濃的怒火。

霍超說:“鹹魚你彆誤會,我老闆就是想認識認識你,大家交個朋友,以後好談生意,一起發財嘛!”

於嫻嫻冷笑了一聲:“交朋友?大晚上的開車堵在我家門口,一共來了五個男人,這是交朋友的方法?”

鄒老闆訕笑一聲:“所以說小霍跟你好好說話的時候你就聽著,何必要搞成這樣呢?你父母也快回家了,讓老人家看見會擔心的……”

於嫻嫻臉色徹底冷下來:“拿我父母說事?看來我也冇必要手下留情了。”

說完,跟龍卿徑直上樓。

姓鄒的表情發狠,示意幾個小弟上去,五打二他壓根冇把對手放在眼裡。

誰知道還冇碰到對方的影子,就被一個彪形大漢直接撂倒!

再一回神,自己開來的車子早就被包圍,四週一圈高大的男人把他們緊緊包圍,來勢洶洶。

霍超見勢不妙,想開溜,被陸虎一招擒拿反手扣住了。

疼得嗷嗷叫。

“閉嘴!”怕打擾鄰居,陸虎直接捂住了霍超的嘴,又對手下說,“兄弟們,速戰速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