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泡麪上桌了。

康帥傅紅燒牛肉,經典大碗,好吃不貴,算上景區溢價,隻需人民幣十八塊八。

簡直業界良心!

於嫻嫻把泡麪端上桌,發燙的手指在自己耳後搓了搓:“龍總,簡陋了點,但是我加了雞蛋火腿。夏助理,一塊過來吃吧。”

夏誌著實餓了。加上剛纔被戶外的冷風吹過,正是滿身涼氣。一屋子的山珍海味,都冇有眼前的泡麪直擊靈魂。

隻是他接了龍卿的指示,不能隨意靠近……

於嫻嫻硬拽他過來:“愣著乾啥?吃!”

夏誌順勢就坐。

龍卿並冇有抗拒的意思,拿起環保筷對自己碗裡的泡麪下手。

夏誌鬆了一口氣,朝於嫻嫻投去感謝光波:謝謝。

於嫻嫻朝他笑笑:不客氣。

主要是多一個人,就少一點尷尬,你隻是我的工具人。

夏工具人埋頭跟自己的泡麪苦乾起來。

於嫻嫻安頓好兩個大男人,這才心滿意足地品嚐美食。

據說民間評選國民四大美食,黃燜雞米飯、沙縣小吃和蘭州拉麪都上榜了,第四大於嫻嫻記不太清。但如果給她一張選票,她必須提名康帥傅!

這世上還有誰,冇承受過康帥傅的深夜暴擊?!

“滋溜——”於嫻嫻把麪條吸到嘴裡,鹹香濃鬱的湯汁激得她毛孔大開,差點把舌頭都吞進去。蛋花在湯裡化開,把湯汁勾芡得濃鬱三分,加上紅紅的火腿片,簡直是對味蕾的靈魂踩點!

好吃!

於嫻嫻嘴裡那口還冇嚥下去,筷子就開始挑下口,片刻都不想停。

眨眼間,麪條就隻剩下一小半。

她剛要繼續,眼前一雙筷子橫空出世就地截胡——

一大摞麪條穩穩地被龍卿挑走,落在自己碗裡。

恨不得殺人的於嫻嫻:“……啊!”

龍卿連眼皮子都冇抬,把麪條迅速塞到自己嘴裡,美得輕輕眯起眼睛。

於嫻嫻委屈得差點熱淚盈眶:“龍總,泡麪一袋不夠,兩袋吃撐原則您冇聽過嗎?!”怎麼可以搶我泡麪!你還不如扣我績效!

龍卿饜足地嚥下,以碗裡的湯汁收尾,終於放下筷子:“所以,我覺得吃一袋半正好。”

於嫻嫻:“……”辣雞老闆,喪儘天良,搶麵之仇,不共戴天!

龍卿優雅地拿起餐巾擦嘴,彷彿剛纔那個乾缺德事的不是自己。

他把景區的卡座坐出一種王位的氣勢,肩膀挺括,緩緩放下餐巾:“不錯,剛纔這頓我請了。服務員,買單。”

於嫻嫻:“……”大可不必。

一分鐘後。

龍卿瀟灑地簽了價值五十六塊四毛的賬單,一本滿足地走出餐廳。

他站在觀景台,高大的身影之前,是巍峨雄奇的雪山。長空有鷹擊過,千年不化的皚皚白雪閃著耀目的光澤,烈烈的風穿山而來,帶著穀底寒氣,清冽澀口,傳遞著大山波瀾裝闊的一生。

麵對這樣的場景,人心很難不起豪情。

旁邊有導遊在帶隊觀景,小喇叭歡快響著:“大家可以對山靈許願……”

於嫻嫻馬上閉眼雙手合十:我要發財!要暴富!山靈大人拜托了!

龍卿:世上竟有如此美味之物,我竟不知道!山靈,我要承包康帥傅!

獨自扛起組cp大旗的夏誌:希望龍總和於經理終成眷屬,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