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哈……”

龍卿:“……”滿臉通紅。

於國安:“……”兩眼在女兒和龍卿身上停頓三秒。

趙曉蓮:“……”默默拿起地上的垃圾袋,拉著於國安走了。

“哐當——”大門重新關上。

整個相對的過程不過五秒,卻令於嫻嫻從頭尬到腳,直接調頭撲回大床上打了三個滾:“啊啊啊啊啊老孃的清譽!”

龍卿:“……”憋著笑,把臥室門帶上,自己出去洗漱了。

午間發生的尷尬,讓於嫻嫻到下午許久才緩過神來。

趙曉蓮定的宴會廳已經來客人了,催著於嫻嫻和龍卿過去當苦力,兩人才著急去了現場。

於嫻嫻還以為退休宴隻是擺一桌人,冇想到賓客拖家帶口,加上聞訊又臨時要來的客人,最終變成了四大桌。

可見趙曉蓮平時在單位人緣極不錯。

距離晚餐開始還有一段時間,來客們坐在一起嗑瓜子聊天,小孩子滿地亂跑,於嫻嫻和龍卿就在沙發上坐著,跟其他年輕人一起幫忙吹氣球。

這些年輕人中有於嫻嫻的老鄰居,從小就認識,熱絡地聊了一會兒。

話題不可避免地來到龍卿身上。

有長輩問起:“囡囡帶男朋友回來了,怎麼也不正式介紹?長得這麼英俊,看著還有點麵熟,是不是什麼大明星啊?”

於嫻嫻連忙說:“不是不是。”

於國安插話:“就是普通的公司經理。”

鄰居:“咱們囡囡不也是經理嗎?這兩個經理哪個大啊?”

於國安笑笑不說話,怕說多了人家又要追著問更多。

趙曉蓮說:“我這個未來女婿性格內向,你們不要逼問了,把人問跑了我可要找你們陪個女婿!”

鄰居說:“囡囡還愁嫁?!從小就漂亮懂事,成績又好,多少人想定娃娃親呢!你不早說囡囡有對象了,前個月還有人托我打聽你家囡囡單身不,下次再有人問我就立刻回絕……”

龍卿瞥了於嫻嫻一眼:“這麼有魅力?”

於嫻嫻:“緊張了?”

龍卿傲嬌地一抬下巴,熟練地把氣球口紮緊:“哼,反正那些人都比不過我!”

於嫻嫻憋著笑。

鄰居又問:“談多久了?打算什麼時候結婚?”

於國安說:“這些孩子自己做主。”

鄰居:“那肯定是男孩子家要先提的,彩禮可不能少!”這些話像是故意說給龍卿聽的。

於國安又打哈哈過去:“我們家無所謂,又不缺錢,隻要孩子喜歡,不要彩禮也行。”

龍卿默默聽著,也冇說話。

鄰居:“結婚可一定要請我們吃飯,囡囡年紀也不小了,孩子還是要趁早生,早生母親恢複得快……對了,現在可不興重男輕女的了,囡囡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要我說生個女兒挺好,像囡囡這樣懂事,能賺錢孝順父母!”

於嫻嫻湊過去,對龍卿說:“這些叔叔阿姨都從小看著我長大,他們講的你彆放在心上,冇有惡意的。”

“我放在心上了,”龍卿偏頭低聲問她,“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

於嫻嫻:“……”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