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客房門偷偷打開了一條縫。

龍卿抱著被子,悄悄走出房門。不明白為什麼談個戀愛像做賊。

他到了於嫻嫻臥室門口,猶豫要不要敲門,又怕吵醒隔壁主臥的老兩口。

這時候,門打開一條縫,於嫻嫻嬌嫩的小臉在後麵:“你還真來?”

龍卿已經厚著臉皮擠進去了:“我睡不著,你陪我說話。”

“打電話也能說。”

“浪費電話費。”

於嫻嫻:“……”我信你個鬼。

龍卿已經非常不客氣地撲在了於嫻嫻的大床上,枕頭裡有女孩子洗髮水好聞的香味:“唔,真香。”

於嫻嫻紅著臉,把臥室門關上:“玩一會兒就回去,不許留宿。”

“哦。”龍卿胡亂答應著,拍拍床邊的空位,“快來躺下。”

於嫻嫻:“……”

鑽到自己的被子裡,跟龍卿是兩個被筒。

龍卿把於嫻嫻拽到懷裡親了一下額頭。

他發誓起初隻是想親親額頭的,但是親完了又開始貪心,覬覦於嫻嫻嬌嫩的唇。

於嫻嫻想躲已經來不及了,被早有預謀的龍卿鎖在懷裡,躲也無處躲。

一吻過後,於嫻嫻頭暈乎乎的,喘著熱氣:“不是陪你說話的嗎?”

龍卿:“現在不想說了。”隻想親親抱抱。

於嫻嫻睨他一眼:“那不說了,不許亂動,我要睡覺。”說完,在被窩裡蛄蛹蛄蛹,換了個方向背對著龍卿。

“哦……”龍卿怕鬨狠了她真的生氣,隻好束手束腳地當個小嬌夫,把胸膛讓出來給於嫻嫻靠著。

於嫻嫻本來隻是說著玩,可靠在龍卿的胸膛上,那心跳有節奏一聲一聲像在催眠,竟然很快就陷入了夢想。

龍卿抱了她一會兒,想到什麼事,說:“囡囡,距離考察日結束是不是隻有五十五天了?現在策劃婚禮都有點晚了,你喜歡什麼樣的婚禮?”

回答他的隻有女孩子均勻的呼吸聲。

“睡著了?”龍卿放輕聲音,探頭過去看了看。

“真冇良心,睡得好快。”忍不住抱怨了一句,又在紅唇上偷走一吻,也隻好強迫自己睡去。

這一覺就睡到了日上三竿。

到快吃午飯的時候,於國安做好了一大桌的菜,再不動筷子就要涼了,趙曉蓮纔去敲門叫人。

“龍龍,起床吃飯啦?”

敲完客房,再去敲女兒的臥室:“囡囡,起床吃飯吧!”

兩邊都冇有動靜。

趙曉蓮嘀咕:“昨天不是睡得挺早的嗎?怎麼兩個孩子都不起?”

於國安:“我們倆先吃吧,下午還要去宴會廳佈置。”

趙曉蓮:“我還想帶他們一起過去吹氣球呢。”

於國安:“算了,孩子平時工作累,很少能睡懶覺。”

趙曉蓮隻得作罷,跟於國安先吃起來。

而此時臥室裡整個尷尬住的於嫻嫻:“……都怪你,非要跑來我房間睡!”

龍卿:“咳,我本來想早點起床先回去的,要怪就怪你這個床太好睡了。”

於嫻嫻:“……”我就默默看你演。

龍卿心虛地搓著手:“等叔叔阿姨吃完飯出去吧。”

“也隻能這樣了。”於嫻嫻重新鑽回被子裡,裹成一個蛹。

龍卿隔著被子抱住她,兩個人安安靜靜躺了一會兒。

就在快要再次睡著的時候,終於聽見於國安和趙曉蓮打算出門的聲音。

龍卿連忙抱著被子起來。

兩個人的手機同時收到訊息,是於國安在家族群裡發的,告訴他倆飯在廚房熱一熱就能吃,老兩口先出門去宴會廳了。

一分鐘後,外麵的大門響動了一聲,二老出去了,房間徹底安靜下來。

“快出去吧!餓死我了。”於嫻嫻心頭一喜,推著龍卿出去。

龍卿在前頭拉開了臥室門。

與此同時,剛剛關閉的外麵大門重新打開,老兩口同時出現在門口。

四人相望,一時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