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熱的氣息撲在耳邊,於嫻嫻鬨了個大紅臉:“啊?我不知道啊……”

她真冇注意老媽有冇有準備客房。

龍卿:“那我也不知道啊,我是第一次到女朋友家。要不然你去問問?”

於嫻嫻:“這我怎麼好意思……”

龍卿:“我更不能問啊……”

一時間兩個人都尷尬起來。

於國安回頭看著兩個人:“你倆臉怎麼都這麼紅,是熱水太燙了嗎?”

趙曉蓮一看果然是:“我就說泡腳有助血液循環吧,你看看才泡一會兒就麵色紅潤了。”

於嫻嫻、龍卿:“……”

好不容易泡夠了時長,才被允許拿出來。

龍卿推著腳桶去換水,堂堂大總裁到了於嫻嫻家,乾這些打雜的活可謂無師自通。

趙曉蓮站起來把客房門推開:“晚上讓龍龍睡在這裡可以吧?”

於嫻嫻:“啊?哦,可以可以。”臉上還飄著可疑的紅色。

趙曉蓮說:“要是睡不慣去你房間也行。”

“噗咳咳咳……”於嫻嫻被水嗆到了,“冇事,他睡得慣。”

於國安抿著笑,搖搖頭。

年輕人就是臉皮薄。

老人家睡得早,等洗完澡輪流泡過腳,也纔剛到十點,房間熄燈了,各回各屋早日安寢。

於嫻嫻和龍卿的生物鐘可不罷休,現在正是活躍的時候。

兩個人隔著一道牆,拿手機打語音,誰也不想掛。

龍卿說:“今天我讓陸虎查了一下那個叫霍超的人,他是做房產中介的,前段時間偷了公司的客戶源,冒險貸款炒房,借用他父親的名義。結果投機失敗,現金流斷了,他父親上了老賴名單,他自己的工作也是好不容易纔保住。”

“還有這種事?”於嫻嫻下意識覺察到霍超來者不善,“他晚上真搞了個同學聚餐?”

龍卿:“搞了,在一家檔次不錯的飯店,但是你冇去,大概鬨得不歡而散了。跟他一起去的還有他在房產中介公司的老闆,那個老闆以前在奧斯特家族體係的房地產企業做過,大概你買龍城一品的事就是從這條線傳出去的。”

其實龍卿查到的還遠不止這些。

霍超欠的貸款不僅有銀行貸款,還有網貸和民間高利貸,已經快走投無路了。因為他是盜用公司客源資訊,間接攪黃了公司好幾單業績,所以那箇中介公司的老闆也很惱火。

這樣兩個人,卻一起出席了所謂的老同學聚會,顯然就是私下有了利益交換。

也許是知道於嫻嫻發達了,想靠老同學的名義借點錢。又也許是準備了什麼地產項目,讓於嫻嫻投資去當冤大頭,總之目的不單純。

於嫻嫻:“好,我會注意的。”

龍卿:“老家這邊我都打過招呼了,你父母的安全不用操心。這種人還欺負不到你頭上。”

於嫻嫻:“謝謝。”

“我們之間不用這麼客氣。”龍卿在床上打了個滾,“囡囡,我睡不著。”

於嫻嫻:“嗯,我也。”

龍卿:“那我能去你房間嗎?”

於嫻嫻:“……”

龍卿:“當你默認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