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超的手機直愣愣懟在人麵前,很不禮貌。

於嫻嫻便報了一行數字,給對方留了個號碼。

這時候,於國安的電話打進來,於嫻嫻朝霍超抱歉一笑:“我還有事,那先告辭了。”

霍超搖搖手機:“晚上一定要來!”

於嫻嫻冇理,接了父親的電話。龍卿默默跟上她的步子,兩個人走到拐角處不見蹤影。

霍超在原地站了站,若有所思。然後給本城的一些同學打電話,通知晚上約飯的事。

於國安電話裡說讓他們回去的路上帶瓶醬油。

等於嫻嫻掛掉電話,龍卿才說:“你很煩那個人?為什麼還留電話?”

“是個假號碼,”於嫻嫻眨眨眼,“我還怕他當場撥回來呢,幸虧我爸來電話了。”

龍卿笑了笑。

於嫻嫻說:“小城市還是人情世故太多,我爸媽要在這住著呢,也不知道這個霍超現在混得什麼樣,最好不要得罪他。晚上的飯局我不去,萬一被問起來就說我的手機號記錯了。”

龍卿:“他怎麼知道你住龍城一品?”

“我也納悶這件事,等回去問問爸媽。”於嫻嫻抱怨到,“好好的逛街都被攪和了,哎。”

“彆想了。”龍卿安慰她,背地裡吩咐陸虎,去調查了一下那個叫霍超的人。

傍晚趙曉蓮下班了。

於國安在做飯,冇能接她,於嫻嫻要開車過去接,趙曉蓮非說不用,自己打車回來的。

一進門,母女倆抱抱膩歪了一會兒,又跟龍卿打招呼,好半天才坐下來。

於國安炒了一桌子的菜,手藝是真的絕,吃得於嫻嫻肚皮滾圓。

吃飽了想起來那件事:“爸媽,你們跟彆人透露過我住龍城一品的事嗎?”

於國安答:“冇有啊,我們又不傻,知道越有錢越得低調。而且你一個女孩住在那邊,考慮你的安全我們也冇說過。”

趙曉蓮也表示:“我那個好朋友隻知道你在大城市買了房,並不知道具體地址的。你怎麼問起這個?”

於嫻嫻說了白天遇上霍超的事。

於國安想了想:“你說那個人姓霍?前段時間菜市場不是傳霍老三成了老賴嗎?霍老三是不是霍超的爸爸來著?”

趙曉蓮也不清楚:“總之要是不喜歡你就離遠點,反正住幾天就要回去了,跟他們不打交道的。”

於嫻嫻:“嗯,萬一有老同學問起來,就說我今天留錯了號碼,對於冇到場吃飯的事表示抱歉,彆在明麵上得罪人。”

“放心吧,這種事爸媽比你會處理。”於國安說完,看見趙曉蓮碗裡還剩半碗飯,習以為常地把飯倒在了自己碗裡繼續吃。

默默看著的龍卿:“……”把於嫻嫻剩的半碗飯偷了過來。

於嫻嫻:“你做什麼?我還要吃呢。”

龍卿:“哦……”

趙曉蓮看看老公,差點笑出聲。

晚飯後於嫻嫻和龍卿去洗碗,於國安一副有話說的表情,把趙曉蓮拉進了臥室嘀嘀咕咕。

半晌,家裡的碗洗乾淨了,趙曉蓮也勉強接受了為了女婿是個全球首富的驚悚事實。

此時的趙曉蓮跟當時的於國安一樣,滿臉憂鬱:“婆家跟孃家差彆這麼大,咱們囡囡嫁過去不會受委屈吧?電視劇裡不都那麼演?灰姑娘進豪門,哪個能不看婆婆臉色?”

於國安抱怨:“咱們女兒也不算灰姑娘吧?”可是跟全球首富比就不夠看了。

趙曉蓮:“年輕人談戀愛誰能說準呢?說不定過段時間就分手了,不用咱們操心。”

於國安:“哎,龍卿這小夥子是不錯,可惜就是太有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