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子停在紅燈前。

倒數的秒數使得車裡的氣氛有些尷尬。

於國安:“哈,囡囡,你怎麼不早說……”

龍卿笑了笑,表示不在意。

於嫻嫻:“其實我還有件事冇告訴你,就是你還記得我帶您去逛過的幾家商場嗎?那些都是龍卿開的。”

於國安:“……”

於嫻嫻:“其實,我現在住的房子,那一大片的地產,都是龍卿家的產業。”

於國安的詫異漸漸寫在臉上:“這樣的嗎?”

於嫻嫻窺著老父親的臉色,繼續說:“其實我現在並不是單純的升職,而是接手了他家少部分的家產,所以最近總是出差。”

於國安:“接手他家的家產?”

於嫻嫻:“對,主要包括幾十座海島、稀有金屬礦脈、旅遊產業、房地產、一千多家連鎖零售店……”

於國安:“……”這還隻是少部分?

握著方向盤的手微微顫抖:“……還有什麼你一併告訴我吧,爸爸扛得住。”

於嫻嫻:“那我就直說了?其實,龍卿的族姓是奧斯特,他是全球首富。”

“哐當——”車子一個急刹,熄火在路中間上。

後麵頓時一陣急促的汽車鳴笛聲,催著頭車快點走。

於國安:“囡囡……你再說一遍?”

於嫻嫻:“爸,咱們先回家吧,後麵的車在催。”

“啊?哦。”於國安強行鎮定下來,重新啟動,開著車子往家走。

因為內心久久不能平靜,因此車速不快,很快被後麵的來車逐漸超越。

終於,車子挪到了家門口。

於國安平複了一下心情,把車停好,努力用淡定的語氣說:“你媽媽還在上班,我是請假過來接你們的,先把菜拎上去吧。”

龍卿主動去提菜籃子。

於國安搓搓手,有點侷促不安。

於嫻嫻湊過去:“爸,你彆有心理負擔,就把他當成普通小輩,是您未來女婿,乾點活拎個菜,都是應該的。”

於國安:“……我儘量適應適應。”

於嫻嫻:“噗。”

正說著話,後方又來了幾輛車,一排整整齊齊停在樓道口。

於國安:“這些突然冒出來的是?”

於嫻嫻:“奧斯特家族的保鏢,他畢竟身份特殊。而且保鏢不是突然冒出來的,從我們出發就一直跟著我們。”

於國安:“……”

已經走到樓梯口的龍卿回頭:“囡囡?”

於嫻嫻:“來了!對了,陸虎你們也一起上去吧。”

陸虎正有此意,民宅的安保係統都不完善,龍總說不定要在這裡待幾天,他不上去看一眼不放心。

“那就麻煩於經理、於老先生了。”說完,客客氣氣地朝於國安鞠個躬,跟上龍卿的步子。

於國安愣了一下,纔想起來這個眼熟的壯漢曾經給他接過機。當時還以為是豪宅管家派來的人,冇想到竟然是專業保鏢?

於國安慢半步,拽住女兒,滿臉都是抹不開的擔憂,竊竊私語:“囡囡,你跟我說實話,你是真心喜歡龍卿的嗎?”

於嫻嫻:“那不然嘞?”

於國安:“你確定冇有經曆職場脅迫、為了錢……”

“爸——!您說什麼呢?”於嫻嫻瞪著老父親,“您女兒是那種人?再說,龍卿是那種人?”

於國安回想了一下跟龍卿友好交往的全過程,略微放下心:“是爸爸老糊塗,想多了,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