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珠朗酒店的一天照例忙忙碌碌,人流熙攘。

柯雪大早上去上班,接替了辛苦值夜班的毛佳盼。

毛佳盼打了個長長的嗬欠,吐槽了一下昨晚遇到的奇葩總裁,然後說:“於經理今天好像回國了,如果來上班,麻煩幫我催一下流程。”

柯雪兩眼亮晶晶的,裝滿了期待:“好,你快回去睡吧。”

於經理要回國了,心裡莫名就踏實許多,一早上乾什麼柯雪都覺得渾身是勁。

到十點多,覺得於經理該到了,柯雪先回辦公室,想給於嫻嫻倒上水,才發現大大的透明水瓶早就被裝滿。

柯雪笑了笑,轉身要走,迎麵撞上了一個人。

“啊……”柯雪觸電般後退了一大步。

夏誌下意識扶她。

按照偶像劇經典定律,夏誌應該十分浪漫地托住了柯雪的腰,然後兩個人四目相對,情愫油然而生。

然而,現實總是殘忍。柯雪手裡抱著一個大水壺,裡麵是滿滿的溫水,因為這麼一動,半壺水就潑了出去,把夏誌從頭澆了個透。

哈。

夏誌愣在原地,抬手呼嚕了一下臉上的水,嘴裡還“噗”吐出了一小口。

柯雪:“……對、對不起。”

連忙扯了幾張麵巾紙給他擦擦,然而杯水車薪。

“冇事。”夏誌淡定地製止了她的動作,“不用擦了,我待會下樓換套衣服。”

“哦。”柯雪尬在當場,“夏助理上來有什麼事?龍總和於經理已經回來了嗎?”

夏誌:“冇,他們一起去了於經理的老家。”

“哦,怎麼這麼突然?”

“不清楚,我也是早上剛接到的通知。”

“哦。”

氣氛又尬住了。

柯雪搓搓手:“要是冇什麼事的話,我先……”

“這個,”夏誌突然拿出了一隻小小的兔子布偶,“給你。”

兔子是純白色,棉布的質地,被夏誌揣在西裝外套裡麵,竟然一點都冇沾濕。

“為什麼給我這個?”柯雪問了一句蠢話。

夏誌頓了頓,冇回答,笨拙地說:“那我先走了。”完成任務一般,落荒而逃。

柯雪捏了捏小兔子的耳朵,忽然笑了笑。

“柯雪姐?站在這乾什麼呢?地上怎麼全是水啊?”有員工路過。

“冇、冇事,麻煩保潔過來打掃一下吧,還有今天於經理不回酒店了。”說完,小跑著也離開了。

s城。

龍卿出了機場,幫於嫻嫻推著行李。

有保鏢跟過來,但是他們要去的鎮上不比大城市,帶一群保鏢跟在身後怎麼看怎麼蠢。於是陸虎讓他們都穿著便衣,遠遠跟在後麵。

龍卿和於嫻嫻穿著情侶款的衛衣羽絨服,並肩站在路邊。

冇等幾分鐘,於國安就開車過來接人了:“囡囡!龍龍!”

“爸!”於嫻嫻揚起一個大大的笑臉。

車子在他們麵前停下,於國安下車開了後備箱:“來得這麼突然,也不早點說,搞得我們措手不及。”一開口就是碎碎念,但是聽在於嫻嫻耳朵裡卻是那樣的親切。

她一把抱住爸爸的胳膊:“我好想你啊!”

於國安笑著杵她的小腦門:“想我不經常回來!出個國電話都不接了,哎真是女大不中留。”還記著仇呢。

於嫻嫻連忙討饒。

龍卿把行李箱拎到後備箱裡,笑著看父女倆鬥嘴。

“快上車吧,外麵冷。”於國安而催他們。

於嫻嫻繫好安全帶,看著老父親拐了個方向:“這不是回家的方向吧?咱們去哪?”

於國安答:“菜市場。”

於嫻嫻看看龍卿,欲言又止。

龍卿:“怎麼了?”

於嫻嫻想了想,掏出一個口罩給他:“待會你記得全程戴口罩,少說話多做事,彆問,問就是對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