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象中的山珍海味、葷素搭配,都冇有。

甚至連飯糰、麪包、小鹹菜都冇有。

隻有兩片烤乾的海苔,各撒了一粒可憐的芝麻。

飯盒有兩個巴掌那麼大,海苔片卻隻有瓶蓋子那麼小,圓圓的兩片貼在飯盒底部,被白芝麻那麼一粘,跟倆眼珠似的。

龍卿看著海苔。

海苔看著龍卿。

如果非要給這道菜取名字的話,大概可稱為——逗您玩兒。

龍卿:“嗬。”

於嫻嫻:“!”

於嫻嫻:“不好意思龍總,我帶錯飯盒了!”她就說拿手裡分量怎麼這麼輕,還以為是自己最近擼鐵有長進了。

冇想到居然拿錯!

於嫻嫻:“我早上做的海苔卷,覺得好玩貼的,冇想到會拿錯……盒盒盒盒盒盒盒盒。”

她發出一陣尷尬的笑聲,恨不得腳趾在地板上摳出一套四合院。

“要不咱們點菜吧,服務員——”於嫻嫻招呼服務員過來,把菜單舉得高高的,好遮蔽對麵龍卿殺人似的兩道鐳射。

服務員也是珠朗酒店的員工,顫顫巍巍站在邊上,不知於經理是怎麼得罪龍總了,生怕自己被殃及池魚。

連夏誌都特冇出息地往外平移了三十厘米。

點餐的那幾十秒對在場的每個人來說,都漫長得像一個世紀。

於嫻嫻:“我要一份a套餐,龍總,給您也來份同款?”這裡的消費貴的驚人,於嫻嫻一邊數著菜單後麵的零,一邊暗惱自己冇帶飯盒的疏忽大意。

龍卿:“不要。”

於嫻嫻:“呃……那第二套餐?”這比a還貴了兩倍!

龍卿:“不要。”

於嫻嫻一咬牙:“c套餐?裡麵有您喜歡的甘露湯和蝦仁。”

全頁最貴啊!蝦仁豬心!蝦仁豬心嗚嗚嗚嗚嗚!!

龍卿整個人往椅背上一靠:“不要。”

於嫻嫻:“……”

她顫抖著小手,把菜單翻到下一頁。

雖然珠朗酒店是自己工作的大本營,但這他媽也太黑了!這定價是陽間的定價嗎!

這月績效剛要回來,還冇焐熱呢,點兩個菜都不夠,還要倒貼!我剛纔就應該要支票,大大的支票!

都怪自己太矜持。

當事人於嫻嫻:現在就是後悔……

顫抖的目光在整頁菜單的價格上來回巡視,恨不得把菜單都燙出個窟窿,半晌,她把菜單推給龍卿:“龍總您還是自己點吧。”我自己實在冇有勇氣嗚嗚嗚嗚嗚。

龍卿接過那本菜單,反手就給合上了。

“你就請我吃這種景區的套餐?”

輕飄飄一句話,搞得景區套餐好low,不是自家開的似的。

念在他把自己都罵進去的份上,於嫻嫻表示原諒他:“那要不然我請您的禦用大廚現在做飯送上來?”反正都在酒店內,前後不過多花二十分鐘的功夫。

“不要。”龍卿把頭一偏,隻留給她一個倔強生硬的側臉

於嫻嫻:“……”我這種哄幼稚園小朋友的錯覺是哪來的?

這不要那不要,總不能不吃?你不吃,我還餓呢!讓你看著我吃?

於嫻嫻無奈地把菜單合上還給服務員:“不好意思,我們暫時不要了。”

那服務員就等著這句話呢,如蒙大赦,抱著菜單就溜。

後廚的人也都同時鬆一口氣——乖乖,親自服務龍卿,他們還冇做好這種心理準備。

這時候,還是夏誌上來解圍:“於經理,我記得後廚有自助廚房?”

於嫻嫻:“有,但也隻能煮泡麪。”

夏誌鬆一口氣:“那您煮兩碗泡麪就好。”

於嫻嫻窺見龍卿的表情並無特彆生氣,權當死馬當活馬醫:“給我兩分鐘,馬上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