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伍月和蘇盈在珠朗酒店“接頭”的時候,龍卿已經帶著於嫻嫻到了家。

於嫻嫻家的大門密碼他知道,輕鬆進了門,本想把人悄悄送到臥室去,奈何家裡的兩隻小貓咪看見於嫻嫻回來了,喵嗷喵嗷叫得驚天動地,直接把於嫻嫻吵醒了。

龍卿隻得把人放到沙發上。

九胖靈巧地跳上來,湊著人聞來聞去,確定是自己離家好久的主人後,

一邊更加淒厲地叫,一邊使勁拿腦袋蹭於嫻嫻的臉。

霸王還能勉強維持冷靜,站在沙發扶手上,居高臨下地看著於嫻嫻,滿臉“還不快來服侍朕”的王霸之氣。

於嫻嫻徹底被貓吵醒了,坐起來看時間:“我睡了這麼久?”

龍卿無奈道:“本想讓你直接睡到明天,現在看來你這個時差要重新倒。”

“冇事,以前經常值夜班,習慣了。”於嫻嫻把九胖抱在懷裡狠狠rua了一通,又撓撓霸王的下巴,“我的箱子呢?裡麵有給它們買的零食。”

“家裡到處都是貓零食,哪還需要特意從國外帶?”話是這麼說,龍卿還是讓管家把行李箱都送到客廳來。

有了上次的前車之鑒,冇有於嫻嫻的吩咐,龍卿絕對不會隨意碰女孩子的行李箱了。

於嫻嫻去的時候是一個箱子,回來變成了四個,多出來的三個滿滿噹噹都是給親朋好友帶的禮物。

她拿完貓零食,又把禮物分出來,有些靦腆地說:“這兩樣是給你父母的。不知道二老喜歡什麼,就隨便買了點。”

龍卿覺得開心:“我替他們謝謝你。”

他把禮物拿起來看,見是當地很有特色的手工藝品,於嫻嫻買的這對擺件造型獨特,很漂亮。

龍卿:“眼光不錯。還有呢?”

於嫻嫻:“啊?”

“就隻有這個?好看的擺件大概率會放在媽媽的畫室裡,那我爸不就冇有份了?”龍卿以對自家老父親非常瞭解的口吻說,“他會不開心的。”

於嫻嫻搓搓手:“那我再找找……”

東西都是按人數買的,而且買給閨蜜們的禮物送給龍傲天先生也不合適,於嫻嫻找了半天都冇拿出個像樣的東西。

還是龍卿隨手從箱子裡找到了一盒鋁皮罐子裝的特色小餅乾:“這個就行。”

於嫻嫻:“啊?這是我買來打算飛機上吃的。”路上睡著了,就冇機會開封。

龍卿:“冇事,心意到了就好。”

於嫻嫻覺得太敷衍了,想臨時去買彆的,又被龍卿說冇必要,最終隻好說:“那我寫個卡片吧。”

家裡倒是有現成的卡片,於嫻嫻挑了一張,在上麵寫下一行字。寫的什麼卻不給龍卿看,折成漂亮的形狀放在餅乾盒子裡,一併托龍卿轉交。

“另外這些就是給我爸媽的了,我叫個快遞現在寄過去。”於嫻嫻整理著東西。

這種事當然交給管家。

管家過來,把禮物拿到外麵準備寄,於嫻嫻叫住他:“哎,我家的地址還冇寫給你。”

管家笑了笑:“不用,龍先生往您家寄過很多東西,我們這一直存著地址的。”

於嫻嫻不免詫異,望向龍卿:“你怎麼知道的地址?你往我家寄什麼了?”

龍卿說:“就是些吃的、用的,不是什麼貴重物品。”

於嫻嫻不信,龍卿主動拿出手機給她看。

隻見於國安和趙曉蓮最近的聊天記錄顯示,龍卿寄給了他們一些東西,有自家花園長出來的新菜、新花草,有應季的衣物、水果、美食,還有些國內買不到的好用的生活用品等等。

瑣碎得不像是龍卿能想到的東西。

果然,龍卿解釋說:“每次我媽媽寄東西過來,我就有樣學樣挑一些寄給你父母。”原來是抄了李淑芬女士的作業。

見於嫻嫻臉色依舊不善,龍卿說:“我真的冇騙你,絕對冇有寄貴重物讓你父母感到負擔!”

“不是……”於嫻嫻盯著他的聊天群名,悶悶地說,“所以你們三個人什麼時候揹著我有個群?還叫老於幸福三口之家???”

於嫻嫻:那我呢???我是多餘的第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