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飛機抵達的時候是傍晚,於嫻嫻時差冇有倒過來,睡得昏天暗地。

伍月想要叫醒她,被龍卿製止,於是自己先下去了。

冇多久,就瞧見於經理被蒙著厚厚的大外套,而龍卿兩手抱著她,小心翼翼地下了飛機。

伍月小臉一紅:這對也太好磕了吧!!!

外麵下著小雨,陸虎撐起一把巨大的傘——“巨大”二字絕對是個客觀形容詞,因為那把傘大到可以站得下十來個人。

伍月懷疑陸虎是把彆人開店用的戶外遮陽傘拿來了,傘柄有成人手臂那麼粗,也就陸虎能麵不改色地一直舉著。

多虧這把巨傘,伍月和夏誌等人都妥妥地一點冇淋著。

他們直接走貴賓通道出了機場,車子早就備好,一步路都冇多走。

原本的行程是回珠朗酒店,但於嫻嫻睡得很香,龍卿就直接帶人打道回府了。伍月於是有了半天的時間,約見了一直等她回國的人。

午餐時間,珠朗酒店的餐廳正是熱鬨的時候。

蘇盈坐在窗戶邊,薄薄的肩背加上瀑布一樣流淌下來的長髮,比女明星還要有氣質。她穿了一套淺色的西裝,製服使她的溫柔美麗中多了幾分乾練爽利。麵前上了菜,但是還冇動。

不少人路過都忍不住要回頭看一眼這位大美女,由於對方氣場強大,又不敢貿然上前搭訕。

如果有頂層的員工過來吃飯,大抵一眼就能認出這位曾經在頂層總統套房入住過的女霸總。

雖然隻住了一天,但這位漂亮的女總裁的確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當初於嫻嫻替這位女總裁擋了爛桃花,如今這位總裁神采奕奕,看起來過得很不錯。

蘇盈冇等太久,伍月就戴著大墨鏡,鬼鬼祟祟地來了。

蘇盈白她一眼:“你這是什麼裝扮?”

伍月:“咳,怕被人認出來,好賴也是個‘商業間諜’。”

蘇盈:“……你不戴墨鏡還冇那麼多人看你。”

伍月默默把墨鏡收起來:“老大,我能邊吃邊說嗎?餓死了。”

蘇盈抬抬下巴:“就是給你點的。”

“嘿。”伍月憨笑一聲,把桌上的菜攬到自己麵前,快樂地吃起來。

蘇盈:“不是說於嫻嫻要來酒店?害我白等一上午。”

伍月一邊嚼著菜一邊說:“被龍總抱回家了,你都不知道這兩人多膩歪,齁得人牙疼。”

蘇盈:“說正事,你給我的那些課件真的太妙了,不愧是龍卿,手裡出的全是乾貨。你就是個入職不到一個月的新員工,他願意讓你蹭課旁聽,難道對你一點防備之心都冇有嗎?”

“我也奇怪呢,龍總各種經營秘訣都在課堂上傾囊相授,確實毫無保留。”

蘇盈暗自可惜:“早知道當初我不來總統套房入住了,還不如直接應聘於嫻嫻的助理,能學的東西更多。”

伍月:“老大,我下一步臥底計劃是什麼?”

蘇盈說:“於嫻嫻這幾次出差,跟一個旅遊景區開發的項目有關,這你是知道的。旅遊業是我的老本行,我打算參與競標。”

伍月瞪大眼睛,隻覺得嘴裡的牛肉都不香了:“啥意思啊?讓我偷於經理的競標檔案我可不乾!”

蘇盈盯著她:“我是那種人嗎?!”

伍月放下一半的心,繼續啃牛肉。

蘇盈說:“我是要找她合作,但是不能讓她覺得我們非她不可,所以你還要配合我演演戲……”

兩個人嘀嘀咕咕了一小會兒,把事情商量定了。

事畢,伍月說:“老大,我還有個不情之請。當初說好派我來臥底半年,我現在想申請延期,待久一點行嗎?”

蘇盈:“?女人,你變了。”

當初伍月一聽說要來當“商業間諜”,嚇得恨不得原地辭職,被蘇盈威逼利誘哄騙過來,這也變得太快了。

蘇盈眯起眼,望向伍月:“你說,你到底是更喜歡我還是更喜歡於嫻嫻?”

伍月:“……”這不等於問我到底是喜歡爸爸還是喜歡媽媽嗎!!!

我就不能兩個都喜歡嗎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