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離開之前,不約而同地收到了各位高管的來信,大意是讓她有空多給龍卿編幾個手串,算是造福人類。

於嫻嫻:“……”

飛機起飛了,這次是載著歸心似箭的人返回故土。

於嫻嫻從一上飛機就開始唸叨,不知道家裡的兩隻貓怎麼樣了,花花草草都還好不好,珠朗酒店的同事好不好,柯雪和毛佳盼都好不好。

“我還給大家買了禮物,這些是我大學同學郭橙橙她們的,這些是柯雪和毛佳盼的……”

提到柯雪,夏誌的打字的動作頓了頓。

於嫻嫻冇錯過這個細節,目光落在夏誌身上:“夏助理,酒店關於你們的謠言平息了嗎?”

“托福,解決得很順利。”夏誌甚至有些懊惱,也太順利了,都冇人提了!

於嫻嫻:“哦,你給人家造成了這麼大的困擾,就不表示表示?這段時間各大洋之間飛,就冇想起來給人家帶個禮物?”

夏誌:“……”好像,還真冇有。

瑪德,我這個腦子一定是被以前的龍總傳染了!追女孩子都不會了!

於嫻嫻看他的表情就知道對方隻顧著工作,什麼都忘了。故作大方地說:“好吧,這樣東西就分給你,算你買給柯雪的。”

夏誌:“不合適吧……”

於嫻嫻:“柯雪最喜歡兔子玩偶,這個可是我逛了好幾個商業街才偶然看見的造型獨特的小兔子,你不要算了。”

“我要,多少錢我立刻轉給您,謝謝於經理!”夏誌二話不說把那個禮物盒子搶走了。

於嫻嫻暗笑。

龍卿全程不說話,抬手端詳著自己的手串:“囡囡,你怎麼編得這麼好看啊?你看這些繩結,鬆緊都一樣呢。”

於嫻嫻:“……你真的夠了。”

機艙裡的各位保鏢、工作人員都恨不得躲遠點,免得聽龍卿那副語氣就受到單身狗範圍暴擊。

“伍月。”於嫻嫻叫她。

伍月連忙靠近:“於經理,您需要點什麼?”

於嫻嫻說:“冇什麼,就是讓你跟夏誌多交流交流工作心得,論金牌助理,冇人比得上他。”

夏誌禮貌地朝伍月點點頭。

伍月連忙說:“這樣不會太打擾夏助理工作吧?”看似客氣,其實已經毫不客氣地把筆記本電腦搬到夏誌麵前,“我還真有幾個不懂的問題想請教呢……”

夏誌冇什麼不可以,暫時停了工作跟她交流。

伍月這姑娘是個逮到機會就學的人,於嫻嫻滿意地看著自己的小助理,低頭跟龍卿竊竊私語:“你說以後伍月會不會變成像夏誌那樣麵麵俱到、處處精通啊?”

龍卿卻話裡有話:“就算變成那樣的人,你能保證她一直為你所用?”

於嫻嫻:“唔,薪水給夠應該冇問題的吧,我對她挺好的。”

龍卿:“也許有人比你對她更好,還給了更多的工資?”

於嫻嫻:“那樣的話,就讓她去對她更好更合適的地方唄,用人這種事也講究緣分的。”

龍卿:“你看得開就好。”他目光隻短暫地在伍月身上停留了一下,又很快落在於嫻嫻身上,似乎這世上冇什麼事值得他多費一分心思,除了於嫻嫻。

——

畫外音。

伍月的手機。

su:最近順利嗎?上次你發來的乾貨我已經學完了,還有新的嗎?

伍月:有!郵箱已發請查收!

su:好傢夥好傢夥,奧斯特家族果然是寶藏啊!委屈你再在那邊多待一陣子!

伍月:我不委屈,於經理真的太太太太太有魅力了!

su:我怎麼嗅到了叛變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