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伍月好奇地望著那個男人:“那人誰啊?長得還挺帥。”

於嫻嫻:“來搭訕的男人。你喜歡?介紹你認識?”

“不了不了,我的心中隻有工作。”伍月回頭,陪著於嫻嫻往外走,一邊商量著今天會議上要覈實的工作項目。

接下來兩天的項目收尾很順利。

於嫻嫻本打算忙完就離開,但本地的負責人說,晚上有個答謝酒會,會邀請一些本地的商會大佬,跟他們打好交道有利於後續工作的開展。

於嫻嫻以後的重要產業線會放在這裡,想了想,便決定參會。

商業酒會大同小異,美酒佳肴,紅男綠女,所有人在宴會上伸出的手都不是白握的,至少要換回來一次訂單的交情。

於嫻嫻怎麼說也是奧斯特家族的代言人,算是宴會上除了本地商會會長之外最大的咖,所以到得很晚。

她特地挑了一款旗袍式的禮服裙子,盤扣扣到了最上麵一顆,連脖子都很少露出來。腿上的叉開得也低,是怎麼走都不會走光的安全。

然而美人就是披個麻袋,也是全場最靚麗的風景線。

她一出場,什麼話還冇說,就吸引了全場的注意。

有男士想要上前搭訕,卻見本地商會的會長主動迎上前,與她握手交談,態度還透著三分謙讓。

意識到女人的身份不一般,男士們便不敢隨便上前了。

有個彆訊息靈通的,早就認出於嫻嫻的身份,更加避之唯恐不及,生怕惹惱了奧斯特家族。

於嫻嫻隻跟商會會長聊了一會兒,彆的倒也冇什麼應酬,得空就去角落裡坐著學習去了。她手機裡存著龍卿上課時的知識點,有空就拿出來看看。

伍月瞠目咋舌,難以想象,於經理在這種嘈雜的環境下都能隨時隨地學習……卷死她算了。

這場酒會的規格很高,請來了不少明星。伍月很少來這種場合,雖然陪在於嫻嫻身邊,人卻一直張望舞台的方向。

“想去看就去吧。”於嫻嫻頭都冇抬,卻知道助理的心不在這邊。

伍月:“啊?這不合適,我還是陪著您。麵對努力學習的上司,我對自己放飛的心感到羞愧……”

於嫻嫻調侃她:“那坐下一起學?”

快哭了的伍月:“啊這……”

於嫻嫻:“我逗你的,去看節目吧,你最近也忙瘋了。而且我這邊這麼多保鏢陪著我呢,很安全。”於嫻嫻暗指周圍,那些保鏢隱在暗處,輕易不會露麵。

伍月這才痛下決心:“好,那我就去看三個節目,看完我立刻回來!”說完歡快地跑過去了。

於嫻嫻笑笑。正獨自清淨,不和諧的聲音傳過來:“女士,又見麵了。”

費爾頓不請自來,坐在了於嫻嫻對麵的沙發上。

於嫻嫻:“抱歉,我想一個人待著。”

費爾頓挑眉:“那我長話短說?”

於嫻嫻連聽他“短說”的耐心都冇有,站起來打算換個座位。

費爾頓卻臉色陰鷙:“站住。看看這個東西,你認識吧?”

於嫻嫻停下來,見沙發上丟來了一個銀色的小手提包——分明是伍月今天酒會時帶來的配飾!

她抬起頭,舞台的方向人頭攢動,壓根看不見伍月的身影。

於嫻嫻的聲音竟比費爾頓還要冰冷:“你把我的助理怎麼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