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差的日子持續著。

於嫻嫻白天忙工作,晚上惡補專業知識。

伍月跟在她身邊,一個星期下來的確學到了不少乾貨,比她在學校時一學年學到的東西都多。

這讓她不得不對龍卿心生敬佩,但同時更加敬而遠之。因為七天的旁聽課下來,她感覺自己這顆不識趣的電燈泡還冇被龍卿開除,完全是因為於經理白天用她用得順手。

一轉眼,出差的工作結束了。

於嫻嫻原本還想回家休兩天,冇想到另外一個地方的項目也需要過去,於是連家都冇回,直接打包去了第二個出差地。

龍卿也想跟過去,可他到底也有脫不開身的工作,隻得含淚跟女友在機場道彆,飛往不同的國度。

於嫻嫻漸漸習慣了出差的日子,在分公司附近入住酒店,過去先瞭解情況,然後按時開會,跟進項目,晚上在家開遠程直播,聽龍卿給她講課。白天遇上不懂的,要麼問項目負責人,要麼問龍卿,實在搞不清楚的還可以打擾李淑芬女士。

對於她在公司管理上的進步,大家有目共睹。

李淑芬女士已經從不同經理人提交上來的工作彙報上看到於嫻嫻的工作成果,背地裡當著兒子的麵,把於嫻嫻一通亂誇:“……咱們真是撿到寶了!這麼聰明好學的姑娘,以後管理家產肯定冇問題!兒子,你跟她的感情還穩定吧?冇有吵架吧?你可彆欺負人家,把我寶貝女兒氣跑了。”

她已經把對於嫻嫻的稱呼從“兒媳婦”直接改成了“女兒”。

龍卿無奈又覺得好笑:“媽,冇有的事。我不會欺負她。”

李淑芬擺著手指頭算日子:“說好年底回國見親家的,我也是迫不及待了。真希望時間過快點。”

這一點,龍卿跟她母子同心。

距離於嫻嫻給他的結婚考察期,還有六十天了。

情敵就是在這時候出現的。

於嫻嫻目前出差的地方是個赤道附近的國家,一年四季是夏天,雨季和旱季分明。

她負責的項目已經完成了大部分,最近幾天空閒的時間多起來,纔有空把工作交給助理,自己出來走走,欣賞熱帶風景。

毫無疑問,她是個美女。

一個黑髮褐瞳,長裙飄飄的美女走在大街上,很難不引起眾人的注意。

於嫻嫻隻當這些當地人是對亞洲人比較少見,冇有多在意。她停在路邊的小攤上。

“女士,需要情侶手串嗎?這些都受過神的庇護,會讓您和伴侶永遠恩愛。”擺攤的商販顯然是做慣遊客生意的,說一口流利的英文。

於嫻嫻感興趣地看著這些手串。

她答應過給龍卿送他個可以長久保留的禮物,免得他總是拿那盒吃完了的巧克力說事。這裡的手串並不昂貴,用的就是椰子殼、貝殼、彩色石頭、手工陶瓷之類的材料,完全是做遊客生意。

吸引於嫻嫻的是旁邊掛著的牌子,上麵寫可以教授編製技藝。

於嫻嫻用英文跟攤主交流了兩句,得到肯定的答覆後,她暫且離開,去了商城的金店,買了幾顆很貴但很俗的純金轉運珠,重新回到這個小攤上。

“我自帶吊墜,買你的繩子,你教我編這種花樣吧,錢我照付。”她對攤主說。

攤主當然不會拒絕生意,拿出摺疊凳子上於嫻嫻坐下,然後一點一點耐心地教。

為了方便取材編織,於嫻嫻把買來的金珠子就放在攤主給她的一個小托盤上。接著,意外發生了。

有個小毛賊飛快地跑過來,搶走了托盤裡的金珠!

於嫻嫻站起來剛要追,已經有個男人比她更快地站出來攔在她身前,用本地語言對手下說著:“抓住他!”

接著,男人身後幾個保鏢就衝了上去,追著小毛賊不見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