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卿帶著於嫻嫻去城區好好吃了一頓中國菜。

回來的路上於嫻嫻掛心下午的會議,隻得打電話給伍月,吩咐她提前準備一些事情。對麵的伍月事無钜細,全都照辦,乾淨利索。

見她掛掉電話,龍卿問:“新助理表現還不錯?”

“我很喜歡她,做事乾練,性格也好。”

龍卿放心了:“好,如果一個不夠再給你多配幾個。”

於嫻嫻:“暫時夠了,我還冇開始給公司創造價值,就一直產生成本,從管理學的角度說,再要幾個助理我可以直接被開除了。”

龍卿氣狠狠地撥亂她的頭髮:“你是不是仗著我開除不了你,故意這麼說來氣我?”

於嫻嫻吐了吐舌頭。

奧斯特家族的家產是分開管理的,龍傲天有龍傲天的那份,目前大多數已經轉給了龍卿;李淑芬有自己的那份,加上她孃家的繼承,並不比龍傲天少。

換言之李女士給於嫻嫻的家產是屬於她自己的,所以於嫻嫻掌管的這些項目,龍卿不會輕易插手,自然也無法“開除”於嫻嫻。

嚴格來說,於嫻嫻目前最大的靠山不是龍卿,而是李淑芬。

於嫻嫻打心裡感激她,也敬佩她。這也是她為什麼不敢對工作掉以輕心的原因,雖然李淑芬女士可能不在乎這些項目是否盈利,但於嫻嫻是在乎的,她絕對不會讓彆人轉給她的項目搞砸在自己手裡。

於嫻嫻認真地說:“我出差以來,越來越覺得自己差得遠,越學又越覺得學的少,彷彿總也學不夠。所以我想,如果要招人的話,能不能招個家教?最好是精通各產業的精英,可以時間隨我調配,在我需要的時候給我詳細的解惑。對了,如果能熟練掌握各國語言最好,畢竟專業名詞這種東西臨時請翻譯也棘手。”

龍卿狀似嚴肅地思考片刻:“唔,囡囡,你要請的是我嗎?”

於嫻嫻:“……”可惡,又被他裝到了!!!

“我的家教費可是很貴的,”龍卿直勾勾地望著她,“要以身相許。”

於嫻嫻被他吃人似的目光盯得臉紅心跳,連忙把太靠近的男人推開了一點點:“我跟你說認真的呢。”

龍卿:“囡囡,我也說認真的。我現在覺得你提議的這份工作,就是我的理想職業,完美符合我的人生規劃。”他幾乎快把人擠到車門邊上了。

好在怕吃狗糧的陸虎早就升起了車內隔板,免得受傷。

於嫻嫻:“……可你還有很多很重要的工作。”

龍卿:“教你,同樣重要。而且教會你一個,更多的生意放在你手上打理,我也放心,算是一勞永逸?”

於嫻嫻:“你確定?”其實最近請教龍卿問題,她是真的發現龍卿很擅長教人,無論她問的問題多傻白,他都不會冇有耐心。

而且論起理論和實戰的儲備,哪個經理人又能跟龍卿相比呢?

龍卿:“我確定,要不要今天晚上先試講一節課?”

於嫻嫻猶豫了一下:“好。但是你能認真扮演好老師的角色嗎?不摻雜私人感情的那種。”

龍卿勾了她一眼:“隻怕到時候走神的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