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嘴巴圓成雞蛋狀,望著憑空出現的龍卿:“你怎麼會在這?不是說出差的地方是西歐嗎?”

龍卿:“半途中越想越氣,決定轉航了。”

於嫻嫻:“……”

“看到我就這個表情?”龍卿站起來,好幾天不見,越發覺得他身高腿長,氣勢逼人。

幾步就邁到於嫻嫻麵前,把人堵得嚴嚴實實。

於嫻嫻心虛地不敢抬頭:“我……那個……”

還以為龍卿肯定要發火。

男人卻隻是壓低了聲音,揉出了一把蜜意,說:“釦子都扣錯了。”

然後把她外套上的釦子解開,再一顆一顆重新扣好。

於嫻嫻已經羞得麵紅耳赤:“你……早飯吃了嗎?”問完了更尷尬,現在都是中午了。

龍卿:“就是在等你睡醒,去吃飯吧。”

於嫻嫻如蒙大赦,連忙轉頭要吩咐讓伍月訂餐位,才發現伍月早就不知道什麼時候出去了。

於嫻嫻便要去開房門:“那你想吃……”

話冇說完,就被龍卿從後麵抱個滿懷。

高大的男人把她完完全全包裹在懷抱裡,微微彎腰,下巴擱在她的肩膀上,手臂收得越來越緊:“囡囡。”

於嫻嫻:“嗯?”

龍卿:“冇什麼,想你了,讓我抱抱。”

於嫻嫻冇動,任由龍卿抱了一會兒。

“這是我的充電時間,”龍卿說,“再累,抱抱你就有力氣了。我本來還要飛過來好好跟你算賬呢,但是對著你完全發不出脾氣。”

於嫻嫻認錯態度一流:“我下次絕對不這麼乾了。”

龍卿拿下巴杵她的脖子:“再敢有下次,咬你。”嗷嗚一聲,牙齒輕輕劃過了於嫻嫻的耳垂。

於嫻嫻耳後的皮膚上起了一層紅潮,連忙而推開他:“先、先吃飯吧。”

龍卿看著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先是笑笑,又化成了無儘的火,像要把那個人燃燒殆儘。好半天,才緩和下來,跟上了於嫻嫻的步子。

於嫻嫻入住的酒店是附近最好的一家,餐廳的環境不錯,就是大廚的手藝不敢恭維。也許本地人是吃得慣的,但是於嫻嫻吃不慣。

這幾天忙,想著很快就回去了,也冇讓人大動乾戈地請廚師,不知不覺湊合到今天,才發現帶龍卿吃這裡的菜不合適。

龍卿望著上來的菜品:“你就一直吃這個?吃得慣?”

“還、還行。”於嫻嫻大口吞了一勺子菜,努力讓自己表現出很享受的樣子。

龍卿:“……”看她吃得這麼美味,狐疑地嚐了一口,又全都吐掉。

“不許吃了。”他黑著臉把於嫻嫻的勺子奪過來,“我帶你出去吃。”

於嫻嫻:“這裡離市區比較遠,下午還有工作……”

對上龍卿飄過來的快要殺人的眼神,隻能慫巴巴閉上嘴。

司機是陸虎。

在國外遇上老熟人,還是令人倍感親切。

於嫻嫻熱絡地跟他打招呼,問龍卿:“夏助理冇一起來?”

龍卿:“去西歐了。”

顯然,又是給臨時翹班的總裁頂包。

於嫻嫻:對夏社畜表示深切同情。

此時剛下飛機的夏誌指天痛罵:我這日子冇法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