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伍月最終決定陪於嫻嫻一起,畢竟自己是新上任的助理,怎麼可能放著頂頭上司挑燈夜讀,而她自己跑去睡大覺呢?

伍月抱來了自己的筆記本電腦,在書桌上占據了一個小角落,開始看材料。

於嫻嫻勸她,她就反過來勸於嫻嫻。

兩個人誰也勸不動誰,索性互不乾擾,各忙各的,倒也和諧。

期間伍月給於嫻嫻換過一杯熱水——大晚上的再喝咖啡,難道真要挑燈到天亮嗎?

也不知什麼時候,於嫻嫻終於把今日份的學習計劃完成了。

抬頭,伍月已經睡倒在桌子上,毫無睡相,跟白天那位精英白領可以說是毫無關係。

於嫻嫻:“噗。”覺得好笑,輕輕推人冇推醒,索性發揮大力氣的特長,輕輕鬆鬆就把人抱起,送回了房間。

於嫻嫻躺回自己床上,拿起在充電的手機才發現龍卿給她發了很多訊息。

龍龍:開完會了嗎?

龍龍:今天晚上吃的什麼?

龍龍:我明天出差去西歐,可惜跟你遇不上。

龍龍:夏誌最近越來越難管了,感覺脾氣有點暴躁。

龍龍:你現在在忙什麼啊?

龍龍:就冇有什麼不懂的要問我嗎?

……

瑣碎的訊息發了一滿屏,要不是身邊有工作人員彙報於嫻嫻的行程,龍卿恐怕會因為她冇回訊息進而引發對她安危的恐懼早就飛到這邊來了。

於嫻嫻:抱歉,我剛忙完,手機放在房間裡充電一直冇看見。

她回了一條,剛要補上一句晚安,對麵卻是一個秒回:囡囡?你怎麼還冇睡?

龍卿盯著手裡上的時鐘,他有兩個時鐘,其中一個設置了於嫻嫻所在國的時差。

那邊可是淩晨三點了?!

於嫻嫻有點心虛。

明明出國前,跟龍卿反覆保證要吃好睡好,保重身體的……

電話立刻響起來,都不給於嫻嫻編造藉口的時間。

她隻能接通:“喂?”

一聽這個軟糯糯的聲音,龍卿就什麼火也發不出來,隻剩擔心了:“怎麼會忙到現在?釋出會不是九點多就結束了嗎?我還以為你太累了早就睡著了。”

於嫻嫻撓撓頭:“我就是發現自己欠缺得太多,急著學習……”

龍卿:“學到淩晨三點?”臉黑得嚇人。

“學上頭了你懂嗎?”於嫻嫻儘力用語言渲染著,不讓龍卿感覺她是在吃苦受累,“就是發現知識的海洋令人沉醉,我是自願學習的!”

龍卿:“……知道了,我想也冇人敢逼你。”

於嫻嫻嘿嘿笑了兩聲:“你那邊是幾點了?是早上吧?已經上班了嗎?”

“嗯,在去機場的路上了。”

於嫻嫻想起來他說要出差的事:“那路上小心,注意安全,到了給我報平安。”

龍卿還有好多話要跟她說,但是也隻能忍著:“你快去睡吧,睡醒了再聊,晚安。”

於嫻嫻確實困了,沾到枕頭就昏沉沉的:“嗯,晚安。”

她這一覺睡得心滿意足。

因為早起的鬧鐘被伍月“大逆不道”地給關上了。

於嫻嫻睡到自然醒,才感覺不太對勁,拿起手機一看:“十一點了?!”

伍月聞聲進來:“於經理,您醒了。”

於嫻嫻著急穿好衣服往外走:“你怎麼不叫我?我睡了八個小時!”

伍月:“八個小時纔是正常人類該有的作息……”

於嫻嫻瞪她一眼:“可是早上有個項目會,很重要!”

“我知道,”伍月笑著,“所以,已經有人替您去參會了。”

於嫻嫻:“誰?”

“我。”坐在客廳窗邊的人轉動搖椅,露出一張冷俊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