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一旦開始接管家族產業的事,一個人是必然忙不過來的。

龍卿要給她找一個像夏誌這樣的助理,能把她的生活和工作照顧好。

他手下的秘書處已經分過去了幾個精英給於嫻嫻用,目前差的就是這樣一個助理了。

奧斯特家族一說招聘,必然引來了各種精英投遞簡曆,加上內部推薦的人才,一時間真讓夏誌挑花了眼。

夏誌選了兩天,才抽了幾個滿意的交給龍卿。龍卿看過,又轉給於嫻嫻。

晚上打電話的時候,龍卿就在說這件事:“簡曆你看看,都是經驗豐富的。”

於嫻嫻確實感覺手邊缺個人,翻了翻,說:“看起來都不錯,我明天上午有三十分鐘的間隙,安排視頻麵試吧。”

看看,“於老闆娘”的日程都需要按分鐘來分配了。

龍卿心疼地問:“累不累?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問我。”

“你已經教我很多了,”於嫻嫻的電話那頭有紙沙沙翻過的聲音,“我還真的要問你,關於退市的問題……”

她曾經學的酒店管理和現在接觸到的金融管理完全是兩碼事,雖然秘書處的人傾囊相授,談判中遇到不懂的術語對家也會立刻解釋,但於嫻嫻還是覺得自己懂得太少。

學無止境,她這纔剛剛起步。

龍卿耐心地解釋了她的問題。

他對於嫻嫻來說絕對是個好老師,一遍一遍地說,總也不厭煩。

“……所以纔會引入退市機製。囡囡?”龍卿聲音低沉,聽見電話那頭傳來均勻的呼吸聲,“睡著了?”

龍卿眼底浮起心疼,看來是真的累壞了。果然,當奧斯特皇爵家族的妻子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哎,怪自己這個家族,好繁雜,產業好多!

“晚安,囡囡。”龍卿唸叨了一句,“今天的晚安吻也欠著哦,見麵再還。”

於嫻嫻助理的麵試第二天早上安排好了。

是遠程視頻麵試,三位麵試者實力相當,但性格上各有特色。於嫻嫻最終選了個活潑伶俐的,感覺會跟自己合得來。

新助理叫伍月,名字特彆且好記。

伍月黑髮黑眸黑框眼鏡,但是絲毫不寫呆板,笑容很真誠,會讓人生出想親近的念頭。

“於總,以後請多指教!”伍月利落地朝她打招呼。

於嫻嫻:“我不是拘謹有架子的人,剛入行也有很多不懂的,大家互相指教。”

她這麼謙虛,伍月笑得更真誠了:“能遇到於總這樣的領導,是我的榮幸。”

於嫻嫻:“說得好像很瞭解我一樣。”

伍月隻笑,不說話。

於嫻嫻把厚厚的檔案交給她:“雖然你纔來第一天,但是抱歉我們時間很緊,來不及入職培訓了,先把這些檔案整理出重點給我好嗎?”

伍月接下來:“請問什麼時候要用?”

於嫻嫻答:“下午的會議。”

伍月毫不猶豫地說:“明白,我現在就做!”

出差是臨時辦公室,於嫻嫻拒絕了人家非要給她單獨弄一間的排場,就占了一個空的四人工位。伍月坐她對麵,正好方便實時溝通。

一上午的時間飛快。

於嫻嫻交代完伍月的工作就出去開會了,到現在都冇回來。

伍月忙完工作,才發現有人送了外賣過來,竟然是於嫻嫻特意給她點的。

簡單的一頓飯,卻立刻收買了小姑孃的心。

她拿出手機,給某處去了個訊息:一切順利,已經開始做於經理交代給我的工作了。另外,我感覺她比你說得還要可愛!

收到訊息的女人勾唇:繼續潛伏,不要被美人迷惑了心誌,忘記你的任務。

伍月: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