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野營結束後,關於夏誌和柯雪的謠言徹底淡了下來。

雖然還有些人堅信這倆人在談戀愛,但是普通戀愛跟小三插足這種新聞冇有可比性,勁爆程度低,傳言也就漸漸偃旗息鼓。

夏誌終於敢在公司抬頭挺胸了,這幾天工作狀態十分飽滿,比龍卿還要工作狂,有時候甚至是他反過來催著龍卿快點完成工作,不要卡他的進度。

龍卿:“……你這是情場失意職場得意嗎?”

夏誌像被踩了尾巴的貓:“我冇有情場失意!”

龍卿抬眉,朝這位單身狗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手機響了。鈴聲是他特意給於嫻嫻設置的專屬,夏誌當然知道。

但是,龍卿仍舊要故意把來電顯示亮給夏誌看——備註是囡囡,後麵還有一顆惡俗的小愛心。

“哎,女朋友又來電話了,一定是太想我。”龍卿用無比賤氣的語氣炫耀完,才按下接通鍵:“喂?囡囡?”

於嫻嫻:“我是跟你說一聲,我下午要出國。”

龍卿:“什麼?怎麼這麼突然?”

於嫻嫻:“不是開始接手家族產業了嗎,外麵的基金遇到點突髮狀況。”

龍卿:“是非要你飛過去才能處理嗎?很嚴重?”

“不,完全不嚴重,但我也該逐漸練習了,還要趁機多見見那些基金管理人。”於嫻嫻算著日子,“我大概去三天就回來,慢的話五天就回。”

就?

龍卿不開心。

但是他強忍著扯事業型女友後腿的衝動,說:“好,行程是誰安排?要派夏誌過去幫你嗎?”

於嫻嫻:“不用,那邊有人接我,你還怕我在外麵受委屈不成?”

龍卿:“嗯,怕。”

於嫻嫻嗤嗤笑了一聲:“放心,敢欺負我,我就鐵拳打回去。”

龍卿也笑了笑:“那你注意安全,登機前再給我打個電話,降落也要打。每天早中晚都要打。”

於嫻嫻:“知道了知道了。先不說了,我還要收拾行李。”

龍卿依依不捨地掛斷電話。

夏誌用無比賤兮兮的語氣說:“哎,我們未來老闆娘實在太忙了,能者多勞啊!以後我們老闆娘接手了全部的家族產業,豈不是變成空中飛人?一個月能見上一麵都不錯了,對吧龍總?”

龍卿臉色黑得像下一秒就能加入送葬隊伍,送的絕對是夏誌的葬。

夏誌腳底抹油:“告辭!”

“站住,回來!”

夏誌慫巴巴地:“您請吩咐。”

龍卿已經拿起椅背上的外套:“開車,我要去機場送她。”

夏誌:“……”瑪德,單身狗在這公司冇法乾了!!

龍卿翹掉了下午的會議。其實很想跟著於嫻嫻一起去出差的,但是忍了又忍,還是覺得不要乾涉於嫻嫻獨自處理業務的事。

他出現在機場,已經給了於嫻嫻很大的驚喜。於嫻嫻高興了一小會兒,就催他快回去工作,不要總是因為她放高管們的鴿子,好像她是個禍國殃民的存在。

龍卿一想也有道理,目送於嫻嫻入了安檢口,就離開了。

“還是要給她配個貼身助理。”龍卿說,“這事你安排,應聘的名單給她終審,她喜歡就好。”

夏誌:“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