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篝火燃得依舊很旺。

看了一場大戲的眾人意猶未儘,開始紛紛在同事的小群裡聊今天的八卦。

很快,夏誌的龍鳳胎危機算是徹底化解。

冇有什麼話比當事人老父親出麵更可信,何況夏遠平可不是普通的老父親,能管理奧斯特這麼大的家族,夏遠平的手腕絕非常人。

夏誌終於放下了心裡的大石頭,心情肉眼可見地好起來。

大家晚上要在帳篷裡過夜,當然不以白天的分組為準,要重新各自找伴兒。毛佳盼早就在自己的帳篷裡給柯雪留了位置,喊她過去。

柯雪搬東西過去的時候,夏誌趁機過去幫忙。

靠近了些,他才說:“對不起。”

柯雪:“啊?”

夏誌赧然:“我早就該說清楚的,害你背了這麼久的黑鍋……其實我解釋過,但是冇有人相信。畢竟當初說什麼孩子滿月,喜糖都發了……”

柯雪笑笑:“既然是誤會,過去就算了,夏助理也是緋聞的受害者。”

夏誌:“對不起,我再次誠摯地向你道歉。”

他語氣很認真,倒讓柯雪有些緊張了:“沒關係。”

搬著東西往前走,才發現毛佳盼的帳篷居然紮在營地最偏的地方,好遠。

兩個人走著走著,都離人群很遠了。

營地的環境太好,頭頂上有大片大片的星星,腳下是踩下去軟綿綿的草地,夜露落在頭髮上,一切都顯得那樣靜謐美好。

夏誌忽然停下腳步:“柯雪。”

黑暗中互相看不清彼此的表情,隻有一個模糊的身影。也許就是這樣的場合,突然給了夏誌勇氣。

“緋聞的事,我並不是受害者。”

柯雪:“嗯?”

夏誌:“我其實……因為傳緋聞的對象是你,還暗自歡喜。”自己的這點偷來的快樂,建立在柯雪的困擾之上,讓他更加無地自容。

還好夜色夠深,給了他足夠的膽量坦白。

“啊……”柯雪愣了一下,聽懂了。

臉迅速燒紅起來,手腳也有些尷尬。

不是冇被人表白過,如果對麵是一個男大學生,柯雪絕對會很灑脫地表態。

但是,這是夏誌啊。

比自己大了三歲的男人,平日裡成熟乾練,跟在龍總身邊披荊斬棘,從未被打倒過的超級金牌助理夏誌。

突然對自己告白……真的會有點慌。

在人才濟濟、美人如雲的珠朗酒店,柯雪真的認為自己拿的是個路人甲劇本,就是個不起眼的炮灰,有幸跟在大老闆身邊混了個露臉的機會,又僥倖被提拔升職。

這些已經足夠她心存感激了,現在又憑空掉下來一個優秀男人的告白……做夢一樣。

夏誌自顧自說著:“當然我不是逼著你接受,你有你的態度。剛纔毛佳盼的話大家都聽到了……如果仍舊會對你造成困擾,我待會回去就再解釋幾遍!一定說清楚!我會對這些謠言負責到底的!”

“嗯,”柯雪認真地回答他:“謝謝。”

說完,搬起地上的東西繼續走。

夏誌愣了一會兒,才連忙跟上。

她說“嗯”……是什麼意思啊?果然告白是被拒絕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