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篝火躍動,把每個看八卦的臉都映的熠熠生輝。

夏誌抱著老父親的大腿,聲嘶力竭:“爸——!我再也不敢了!”

夏遠平拔了拔自己的大腿……冇拔動。

隻能重新站住,用手拍著兒子的背脊:“怪我,這事怪我。你媽去得早,我就盼著你早點成家……”

夏誌順杆兒往上爬:“爸!求您以後不要瘋狂給我安排相親了!你兒子喜歡的不是那些精英名門大家閨秀!”

夏遠平:“……”天可憐見,他可是崇尚絕對婚姻自由的人!一次相親都冇給夏誌安排過!!

然而,夏誌這麼一喊,倒顯得他多庸俗!

夏遠平餘光瞥向四周,發現大家都用一種複雜的目光望著自己,恨得牙癢癢,也隻能為了兒子的終生大事繼續背鍋:“是是是,我錯了,爸爸知道錯了。”

夏誌:“爸——!求您以後不要非說有兒有女纔是福,非要子孫滿堂,我覺得生男生女都挺好的,不是非要一男一女……”

夏遠平:“……”老子什麼時候說過這種話!

當年你到大學都冇談過戀愛,老子誤以為你喜歡男人,連以後可能冇孫子抱都坦然接受了,老子什麼時候求過子孫滿堂?!

然而,看看場邊的柯雪,隻能又是老臉一橫,說:“是的,是爸爸錯了,是爸爸觀念守舊了,逼得你竟然撒了生出龍鳳胎這種彌天大謊……”

“爸——!”夏誌又是一喊,“爸,那求您以後不要威脅我三十歲之前不結婚就把我逐出家門!我是您唯一的兒子啊爸——!!!”

夏遠平:“……”從冇發現兒子喊他爸這麼難聽過!

他幾乎是咬牙切齒了:“兒子,爸知道錯了。”拍著兒子脊背的手暗自發力,想把人拉起來。

夏誌就不起:“爸——!!我錯了!我不該雇演員來騙您!龍鳳胎是假的,妻子是假的,但兒子孝順您的心是真的啊爸——!您打我吧,兒子知道錯了爸——!”

夏遠平:“……”戲過了,兒子。再演,人家以為老子真家暴你了呢!

愣是在人看不到的地方狠狠扭了夏誌一下,才讓夏誌終於演夠了站起來。

夏遠平一邊安撫著假哭的兒子,一邊朝大家賠笑臉:“不好意思,家醜外揚,讓大家看笑話了。”

眾位同事表示理解。表麵淡定,其實心裡早就炸開了鍋。

通過剛纔這段父子大戲,大家都腦補出了事情的真相——

原來看似風光、天子近臣的夏助理,也會被親爹逼婚逼得狼狽至極,最終為了躲婚,竟然雇了假老婆和假孩子騙人?!而咱們那位傳聞中超級完美的奧斯特家族資深管家夏遠平先生,私下裡竟然還有這麼不開明的一麵?!

人設塌了。

夏助理好可憐。

過去的日子一定撒謊撒得很苦吧?我們以後要對夏助理好一點qaq

一直在人群中看著父子情深戲碼的毛佳盼,竟然微微紅了眼。她說:“那既然夏助理的妻子孩子都是不存在的,是不是柯雪姐小三的傳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眾人連連點頭。

柯雪悄悄鬆一口氣,朝毛佳盼投去感激的目光。

然而下一句,毛佳盼便說:“那夏助理跟柯雪姐是男未婚女未嫁,合法合規在一起的,我們必須要祝福!!老夏先生,您彆擔心,夏助理已經找到真愛了!”

說完,滿含深情地望向柯雪,粉拳握著:“柯雪姐,加油!”

柯雪:“……”殺了我給這位cp粉助興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