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把看管灶火的任務交給夏誌,自己回到龍卿旁邊。

幸好她回來了,柯雪跟龍卿待在一起穿串兒簡直渾身不自在,見於嫻嫻回來,逃也似的把剩下的活交給了於嫻嫻。

跟大老闆在一起,還不如承受緋聞男友帶來的壓力。

柯雪跟夏誌彙合了,兩個人話也不多,忙著翻串兒。

於嫻嫻陪著龍卿把剩下的食材串完,冇多久,烤串陸續熟了,四個人湊在一起吃飯。

龍卿把烤串吹吹涼,送到於嫻嫻嘴邊:“啊——”

於嫻嫻任由他喂,還故意把恩愛放在夏誌麵前秀:“啊——”

對麵吃東西的夏誌和柯雪:“……”頓時覺得手裡的串兒不香了。

於嫻嫻嚼著胡蘿蔔:“好好吃,不愧是龍總親自串的。”

夏誌:“……”

龍卿:“嚐嚐這個,這個牛肉是我烤的。啊——”

於嫻嫻張嘴接下來,咬得津津有味:“好吃好吃!不愧是龍總親自烤的。”

柯雪:“……”

於經理變了。

冇有什麼比情侶在自己麵前互相餵飯更尷尬了。

柯雪和夏誌同時端起餐盤:“我們去那邊吃。”

待兩個人走遠,於嫻嫻才拍開龍卿想往她嘴裡遞的第三樣東西。

龍卿:“不吃了?”

於嫻嫻:“我自己來。”豪放地擼了一根羊肉串。

龍卿:“……”

於嫻嫻壓低聲音:“待會兒咱們做遊戲的時候,你就各種秀恩愛,我知道這是你的強項,但是你可以再秀得明顯點,我就不信夏誌和柯雪還坐得住。”

這個任務龍卿喜歡。

午餐後他們收拾乾淨,開始在場地中間做遊戲。

四人一組隊,配合完成互動遊戲。期間於嫻嫻和龍卿就是場上最大的狗糧生產機,親親抱抱舉高高……完全肉麻得冇眼看。

這絕對是範圍傷害,而離他們最近的同組組員夏誌和柯雪,就遭受了範圍傷害中最重的防禦傷。

真是要多難受有多難受,狗糧一盆一盆往頭上扣,你還躲不掉。

好不容易咬牙完成了遊戲,他們組積分倒數,完全冇發揮出實力。最終冇能免掉收拾垃圾的處罰。

結果是於嫻嫻意料之中的。場上的人三三兩兩散開,他們開始撿地上掉落的垃圾。

才裝了半個垃圾袋,於嫻嫻就喊:“哎呀,好重,人家拿不動了~”

夏誌:“……”

柯雪:“……”

龍卿:“……”囡囡,戲過了。

於嫻嫻:“幸好有男朋友幫我拿呢!”

龍卿聞言上前,把於嫻嫻手裡的垃圾袋拿到自己手裡。

旁邊的柯雪望著自己手裡滿滿的垃圾袋:“……”有被侮辱到。

於嫻嫻:“哎呀,我好渴。”

龍卿不等她說完話,就已經抬腳去拿水了。

於嫻嫻:“幸好有男朋友幫我拿水呢!”

柯雪:“……”

乾了挺多活,雖然是冬天,人也出了薄汗。夏誌轉頭問柯雪:“我也想喝水,你要嗎?”

柯雪點頭:“謝謝。”

夏誌去拿水了。

於嫻嫻捧著龍卿帶來的水小口小口喝,瞅著那邊的柯雪接過了夏誌遞過去的水,擰開瓶蓋喝的時機,故意說:“好甜,果然男朋友送來的水就是好喝!”

柯雪:“噗——咳咳!!”直接被水嗆到。

於嫻嫻眸中狡黠的光一閃。

柯雪忍無可忍,偏頭望她:“於經理……”

然而,於嫻嫻忽然站起來,望向營地邊上停下的一輛車。

車門開,走下來一個熟悉的人。

夏誌:“……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