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卿不自然地揮掉了夏誌的手。

因為提前設計好了抽卡片的事,所以於嫻嫻已經知道真相的話他還不能告訴夏誌。

龍卿隻能麵不改色地拿出卡片:“抽一張。”

夏誌都快哭了:“這都什麼時候了,您還讓我抽卡片……”

抬頭,瞧見龍卿冷冰冰的、高高在上的臉……

“我抽好了。”夏誌拿起一張卡,翻過來,表情一言難儘,“這您親手寫的?”

他分明認得龍卿的字。

好傢夥,平時隻用來簽钜額合同書的手,就這麼寫了幾百張卡片?龍總什麼時候也乾這種低效率的事了?

照從前,吩咐一聲,秘書處的列印機刷刷刷,一分鐘不就搞定了嗎?

果然,一物降一物,於經理就是龍總的剋星。

“21號。”龍卿念出這個數字,“抽到相同號碼的跟你是同一組。”

夏誌:“老闆,您連組織活動的事都親自下場?這些卡片全要發完嗎?要不我來替您發?”

“不用。”龍卿冷冰冰地拒絕,拿著厚厚一疊卡片出去了。

夏誌眼睜睜看著龍卿像一座冰山,在露營場地間來回穿梭,每個抽卡片的人都誠惶誠恐,兩手拘謹著把卡片捧回去了。

稍後,這座冰山轉著彎兒移到了於嫻嫻跟前。

正在擰桌子腿兒的於嫻嫻頭也不抬:“發完了?”

龍卿氣場都軟下來,接過於嫻嫻手裡的活繼續擰:“發完了,柯雪和夏誌都是21號。”

離得遠,夏誌當然聽不到二人的對話,隻覺得龍總的變化太大了,每次到於經理麵前都像換了一個人。自從戀情公開後,連偽裝都懶得偽裝,恨不得整個人化成掛件,吊在於經理的包包上。

夏誌幽幽歎了一聲——甜甜的戀愛什麼時候輪到我?

想到這裡,悄悄地瞥了一眼遠處的柯雪。

算了,龍鳳胎的事還冇解釋清楚呢……愁!

“集合!”遠處,於嫻嫻清亮的聲音傳過來。

夏誌立刻回神,瞧見大家都往場地中間聚集。

於嫻嫻拿起小喇叭,說:“現在開始分組,剛纔抽到同樣編號卡片的為一組,今天一整天要在一起度過,包括午餐、晚餐和下午的遊戲!”

大家立刻散開,在人群中尋找自己的搭檔。

夏誌遠遠站著,捏著自己手裡的號碼。

心裡不是不忐忑,今天刻意避著人,要是被人看見我在這,他們問我龍鳳胎的事怎麼辦?就說老婆帶孩子回孃家了?

哦這該死的謊言還要撒到什麼時候……

要不然跑吧?

正這麼想著,就聽見人群中有個清亮的女聲在喊:“21號——21號在哪?”

夏誌一聽這聲音,就默默把想溜號的jio放下了。

回頭,從帳篷裡弱弱地伸出一隻捏著號碼牌的手。

柯雪眼睛一亮:“終於找到你了!出來出來!”

片刻後。

拿著號碼牌的人從帳篷後麵探了個頭。

“哈。”柯雪乾笑一聲:“好巧啊,緋聞男友qaq”

夏誌:“哈,你好啊,緋聞女友。”

柯雪往他身後看,發出靈魂三連問:“嫂子呢?龍鳳胎呢?不會是因為緋聞的事吵架回孃家了吧???”

夏誌:“……”恭喜你學會了搶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