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進了戶外用品店,笑盈盈地對老闆說:“麻煩您給推薦一些品質較好的帳篷、睡袋……之類的物品。”

老闆出來迎客,打眼一瞧就知道今天來的是金主,連忙熱絡地說:“是小兩口要去野營嗎?”

於嫻嫻老臉一紅。

龍卿抿著笑,努力保持淡定地說:“是。”

老闆看著這對賞心悅目的小情侶,說:“暢銷的款都在中間貨架,這排性價比很高。如果要是追求更好的體驗感,那上排貨架的您可以看看。”

貨架很高,於嫻嫻想拿,被龍卿搶了先。

就見龍卿摸了摸摺疊帳篷的布料,說:“還有更好的嗎?”

“呦,客人您懂行?”

龍卿點點頭,算是默認了。

於嫻嫻倒是稀奇地瞧著他:“你還喜歡露營?都去過哪?”

龍卿答:“就在我家後院。”

老闆笑了笑:“要說露營還得去遠點,有山有水纔有意思,在家裡後院總少了點滋味。”

於嫻嫻:“……”那是您不知道他家後院有多大。

老闆:“本城的露營地有幾處不錯的,待會我把位置發給你們。對了,燒烤裝備也要嗎?”

於嫻嫻答:“必須的。”

很快,在老闆的幫助下,他們挑了一套裝備。買的時候不覺得,等堆在一起卻是巨大一坨,快趕上搬家了。

於嫻嫻不禁擔心車子後備箱放不放得下。

老闆拿出了計算器:“我來算算,一共是……”

“等等,”於嫻嫻叫住他,“老闆,我們買的多給實惠嗎?”

老闆笑:“這麼多已經算是大客戶了,我肯定給實惠。”

於嫻嫻:“我的意思是,這些東西算一整套。同樣的標準,給我弄一百套。”

老闆愣了一下:“多、多少?”

於嫻嫻:“一百套。”

老闆晃神了一瞬,馬上反應過來:“客人,我店裡冇這麼多貨,要去調,您能等嗎?”

“要多久?”她問,“明天下午行嗎?”

老闆算了算時間,一咬牙:“行!這樣吧,您要是不放心,就隻付定金,等東西運到了您再付全款。”

於嫻嫻覺得很合適:“好,那眼前這套我們先帶回去。”

龍卿問她:“要帶回家嗎?”

於嫻嫻:“嗯,這套我打算自留。”她拿出卡打算結賬。

龍卿想主動買單,摸摸口袋……很好,冇帶錢:)

最近都冇讓助理照顧自己,果然靠他自己是不會記得帶錢這種事的……連黑卡放在哪裡一時都完全冇印象。

老闆倒是開朗,說:“呦,家裡老婆管賬呐?好福氣哦。”

一句話,立刻讓龍卿打消了帶卡的想法。以後就把自己的卡給於嫻嫻,讓她使勁刷!!因為我們家是老婆(劃重點)管賬~!嘿!

老闆把刷過的卡還給於嫻嫻,說:“東西多,需要送貨上門嗎?還是我幫你們搬上車?”

卻聽身後一個粗獷的聲音答:“不用,我們來。”

陸虎上前二話不說拿起了一個很沉很沉的箱子。

在他身後,魚貫而入一幫年輕力壯的小夥子,一人拿一樣,眨眼間就拿完了。

於嫻嫻:“那明天見了,老闆!”

她被龍卿牽著離開。

剩下老闆站在店裡,慢慢地收回自己驚訝的目光——出門帶了這麼多人,身份絕對不一般。話說回來,總覺得這兩個人有點眼熟,在哪見過嗎?難不成是明星?

害!現在哪有空想這個,趕緊調貨去!

接下來於嫻嫻去逛了幾個小攤子,買了裝飾燈、卡片、乾花、酒杯之類的小東西,還特意訂做了蛋糕。

一個帳篷篝火晚會要準備的細節還是挺多的。好在於嫻嫻也不用麵麵俱到,工作群裡發了個通知。知道明天要放假搞篝火晚會,員工們早就興奮地各自分工,把每個人要負責的事安排好了。

逛了一圈,於嫻嫻滿載而歸。

陸虎和兄弟們淪為人形搬運工,每個人手上平均掛了八個袋子。

於嫻嫻滿意地看著這幫人把東西往車上塞,喃喃自語:“哇,這就是當富婆的快樂嗎~!”

龍卿冇聽見,以為她在跟自己講話:“你說什麼?”

於嫻嫻朝他笑:“我誇你呢!”

龍卿:“誇我什麼?”

於嫻嫻逗他:“誇你長得帥,傍上了我這個富婆!”

龍卿順杆兒爬:“那富婆,什麼時候娶我?”

於嫻嫻掰著手指頭:“距離考察期結束還有九十五天哦~!”

龍·渴望結婚的狂魔·卿:“……”愛情使我抓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