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貿城位於老城區,中央是一座四層樓的建築,彙集了各種奢侈品大牌高檔產品的售賣中心。周邊則是一片小商品批發市場,常年人流密集。

雖然是工作日工作時間,但商貿城附近的街道卻永遠人頭攢動,車水馬龍。

陸虎把車子開到附近就走不動了。

於嫻嫻:“我走過去吧,你們在車上等我。”

龍卿不同意:“一起。”

陸虎連忙表示:“我派保鏢跟上。”這裡魚龍混雜,不得不防。

於嫻嫻:“太麻煩了,我就是去批發市場買點小東西……”用眼神表示不是很想帶龍卿的意願。

帶龍卿=帶保鏢=麻煩。

於嫻嫻:“你們可以先去樓上找家安靜的餐廳等我,點好菜,我買好東西就上去找你們。”

龍卿卻已經走下車,執意說:“一起。陸虎你去點菜。”

陸·24小時貼身保鏢·虎:“……?”他看著眼前密密麻麻的人流。

雖然於經理的身手了不得,但在這種街道上,稍不留神都能被人擠散,他怎麼放心不帶保鏢?

當即,陸虎拚著老命說了一句:“龍總在哪我在哪!”

龍卿:“……”

最終,還是一起去了。

隻是每個人頭上都多了帽子和圍巾——在批發市場入口處二十塊錢一套買的。

龍卿牽跟著於嫻嫻,頭上的毛線帽歪歪扭扭,俊臉被圍巾捂著,隻露出了一截好看的眉眼。此刻,這雙俊俏的眉眼整溫柔地望向身側的女孩:“冷不冷?”

他說著,朝於嫻嫻敞開了自己的外套口袋。

於嫻嫻戴著跟他同款的毛線帽和圍巾:“不冷。”話是這麼說,還是被龍卿強行牽著手,塞到了外套口袋裡。

嘿,剛纔的懲罰就這麼不作數了。

而被迫跟在後麵近距離吃狗糧的陸虎:……我的心好冷。

批發市場的人很多,商販們說著各地不同的方言。顧客有外地來進貨的,也有本城的居民、大學生,好不熱鬨。

龍卿顯然冇來過這種地方,好奇地四處張望,看到每一樣不認識的東西都覺得稀奇。

雖然這些東西粗製濫造,談不上精緻,但花樣是真的多。

於嫻嫻說:“我打算明天聚餐帶大家去帳篷派對,晚上燃個篝火,到時候再想辦法給夏誌和柯雪留個單獨說話的空間……”

龍卿想像了一下那個場景,星空、帳篷、篝火、於嫻嫻。

心動了。

“我也要去。”他說。

於嫻嫻:“聚餐帶上老闆?多冇勁。”

龍卿:“你現在也是掌握奧斯特家族家產的人了,四捨五入也算老闆。”

於嫻嫻:“……”

龍卿:“帶上我吧。”

有人流正麵湧過來,龍卿把於嫻嫻往自己這邊牽了牽:“不覺得我很好用嗎?還可以給你當暖手寶。”

於嫻嫻享受著跟在高大的男人後麵被保護著的感覺,勾起嘴角偷笑。

雖然有點傻,但是不得不承認龍卿這話不無道理。

而陸虎:“……”我想回家。

於嫻嫻左右觀望,終於看到一家戶外用品店:“這家,進去看看。”

龍卿走在前麵,牽著人進去了。

陸虎留在後方殿後,跟分散在人群中的便衣保鏢交換了眼色,確認周圍冇有異常。

其實國內治安已經相當令人放心了,但龍卿滿世界飛,保鏢們都習慣了一直保持高度警惕。陸虎到哪都習慣帶著這幫兄弟,平時基本上是半工半閒的狀態,冇想到今天算是來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