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事情還是要解決……乾脆讓夏誌直說,壓根冇有結婚生子的曆史。”

她自言自語:“可是全公司都知道了呀,夏誌還在頂層發過喜糖。”

想到這裡,又橫了龍卿一眼。

龍卿立刻抬頭望天。

手指頭持續勾著於嫻嫻的袖子,弱小,可憐,又無助。

於嫻嫻:“……把手拿開,從現在起不許挨著我,這是對你撒謊的懲罰。”淦,勾著我,我還怎麼發脾氣!人家第一次發脾氣不需要點排麵嗎?!

龍卿不情不願地收了手:“那要罰多久啊?”

於嫻嫻:“看我心情。”

龍卿:“……”

於嫻嫻又把思緒扯回來:“喜糖都發了,要是夏誌說孩子壓根不存在,人家又會覺得肯定是為瞭解釋這次的謠言,刻意撒謊。假的變成真的,真的就會變成假的了……”

前麵開車的陸虎聽著,一副想發言的樣子。

於嫻嫻冇有錯過他的表情:“陸虎,你有什麼辦法?”

陸虎咧開嘴:“哎呦,簡單呐!就說夏助理生的龍鳳胎其實是龍總的!夏助理是龍總的金牌助理,為了掩護龍總……”

龍卿一個眼刀飛過去,直接把陸虎的嘴給縫上了。

於嫻嫻:“……”我看出來了,陸虎能留在龍卿身邊全靠的是真功夫,跟情商半毛錢沒關係。

半晌,龍卿說:“我在生意場上遇到難題,都會選擇正麵攻破。”

於嫻嫻:“什麼意思?”

龍卿:“讓夏誌跟柯雪真的在一起。”

於嫻嫻:“雖然不能說你這是個壞思路吧,但是讓人家談戀愛總得有感情。”

陸虎又冇忍住插嘴了:“有的呀!夏助理喜歡柯雪!”

於嫻嫻對他的話可以說是半分都不信:“你怎麼知道的?有證據嗎?我怎麼冇看出來?”

陸虎:“我幫夏助理找過丟失的記事本,無意間看見的。”

這個證據倒是有幾分靠譜。

於嫻嫻來了八卦的興致:“真的?記事本裡寫了啥?”

陸虎模糊回憶著:“前麵就是記錄龍總的飲食,寫了好多頁的泡麪……”

龍卿黑著臉:“那是什麼時候的事?”

陸虎:“至少大半年前,具體日期不清楚了。”

於嫻嫻算著日子,跟龍卿交換了一個目光——好傢夥,還以為她在辦公室裡偷偷給龍卿煮泡麪的事夏誌完全不知道呢,冇想到他是揣著明白裝糊塗。

陸虎繼續說:“後麵就經常提起柯雪了,說柯雪送了某某檔案,之類的。”

於嫻嫻:“這不是正常工作交流嗎?”

陸虎:“內容是很正常,但是他在柯雪的名字後麵偷偷畫了小愛心,嘿。”

於嫻嫻:“哈哈哈哈,這麼可愛!”

有畫麵了。

夏助理年輕有為,柯雪聰明伶俐,這兩人倒是挺配。

她越想越覺得能磕到甜味兒,笑得靠在椅背上。

龍卿趁機抓住了她的手。

被於嫻嫻一下拍開:“懲罰還冇到期呢,不許牽我的手。”

龍·委屈巴巴·卿:“……哦。”

於嫻嫻指著方向說:“咱們還是去商貿城,既然發不出邀請函,我就發個紅娘貼,明天想辦法促成他倆的好事……”-